读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最强仙尊林枫叶轻语 > 第685章 出手!
    一曲毕,艳舞结束。

    李霏羽等人下场。

    台下一群两条腿的牲口望着李霏羽眼冒绿光,口水横流,恨不得一口吞了她。

    “曼陀罗小姐,可否赏光喝一杯?”

    有人邀她下台,喝美酒聊风月。

    李霏羽没有理会,走下台。

    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的大肚男大马横刀的拦住李霏羽,身后,跟着两名身形彪悍的纹身男子,长相凶狠,一看就不好惹。

    “都特喵给老子滚一边去。

    曼陀罗小姐,岂是你们这些狗东西能惦记的?”

    大金链子男凶狠扫了一眼,一些人连忙闭嘴,悻悻退后。

    奉天一霸,流氓头子黄五爷,他们还真招惹不起。

    黄五爷满意点头,看向李霏羽,笑容荡漾,眼神火热,冒着绿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故作绅士道:“美丽的曼陀罗小姐,走,去五爷包厢,陪五爷好好的喝一杯!”

    “我从不陪人喝酒!”

    李霏羽话语很冷,宛若坚冰,说完转身就走。

    “哈哈,有个性,五爷我喜欢!”

    “来人!”

    黄五爷大喊一声,立刻有人拿出一块晶莹剔透的蓝色宝石。

    他挡在李霏羽身前,荡漾笑道:“这可是冰肌石,有价无市,随身佩戴,可温养肌肤,青春永驻。

    嘿嘿,只要你陪五爷喝两杯,乐呵一下,这快冰肌石就是你的了。”

    说着,伸手往李霏羽胸里塞。

    “拿着你的破石头,滚!”

    李霏羽一把将黄五爷的手打飞出去,转身就走。

    “玛德,敬酒不吃吃罚酒。”

    黄五爷脸色一沉,眼里闪过一丝愤怒。

    玛德,敢不给老子面子,活腻歪了。

    啪!抬手,就是一巴掌!黄五爷怒道:“你不就是一个出来卖的贱货,五爷给你脸,你是个角儿,不给你脸你连biao子都不如!”

    “今儿,五爷不但要你陪酒,还要狠狠上你。”

    黄五爷发飙,一把抓起李霏羽的手腕,拉着就往包厢里走。

    李霏羽的脸火辣辣的疼,手腕快要被捏碎了,疼的想哭,但她却强忍着,一声没吭。

    父亲被人排挤打压,下调到大西北,又不愿与这些人同流合污,又被踩,被贬到单位看大门,母亲也因为某些人打招呼,丢了一份原本薪水不错的工作,现在只能做保洁。

    为了贴补家用,她找了几份工作,上了一天班,都会辞退。

    她很不解,明明对方很满意,第二天怎么就被辞退了?

    最后,他才知道,奉天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看上了她,要让她当情妇,父亲不肯,才遭到打压。

    这位大人物,施展手段,为的就是逼迫他们一家走投无路,最后让她去献身。

    无奈,她来到了黑市刺激酒吧。

    因为,这个地方,是那位大人物触及不到的。

    被黄五爷抓着,李霏羽没有坐以待毙,她很冷静,冷静的可怕,找到机会,一脚踢出,尖尖的高跟鞋,直取黄五爷两腿间的要害。

    嘭!啊——黄五爷惨叫。

    李霏羽趁机挣脱,转身就跑。

    黄五爷恶狠狠的嚎叫。

    “玛德,给我拦住这个小贱货!”

    两名纹身男子冲出去,制住李霏羽。

    “把这个小贱货给我按到桌子上!”

    黄五爷恶狠狠的咆哮道,愤怒上前,一巴掌扇在李霏羽脸上。

    “玛德,小贱货,在老子面前,装什么高冷?

    今儿老子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强上你,看你还怎么高冷!”

    黄五爷邪恶一笑,大手一伸,撕去李霏羽的舞裙,露出一片雪白,肌肤晶莹,剔透无瑕,看的人口水直流。

    四周所有人都热血沸腾,异常激动,在那看热闹,等着看春宫大戏。

    李霏羽没有喊,也没有叫,出奇的安静,只是拼命挣扎,想要挣脱出去。

    因为,她知道,在这世上,能靠的只有自己,也只能是自己!只可惜,以她的力量,根本无法挣脱两名纹身男的压制。

    “五爷息怒,曼陀罗不懂事,您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混乱酒吧一个管事儿的上前劝道,却被黄五爷一巴掌抽飞出去。

    “玛德,你算什么东西,敢管老子?

    滚一边去!”

    酒吧顶层,总经理办公室。

    “赵总,要不要让狼哥出面——”一名身穿粉色旗袍的女子问道。

    “黄五的妹妹是周家大少周文龙的情人,周文龙又和地下世界的敖家少主敖娇关系不错,这些人我们都得罪不起,还是不招惹为好。”

    赵总经理冷冷一笑,道:“曼陀罗太骄傲了,谁都爱答不理,给点儿教训也好。”

    赵总经理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她也曾经打李霏羽的主意,下面挨了一记撩阴绝户脚,一直怀恨在心。

    “再说,我们酒吧叫什么,混乱酒吧,刺激酒吧!”

    “不混乱一点儿,刺激一点儿,热血一点儿,怎么会有那么人来捧场?”

    ——“啧啧,这皮肤,真白真滑真嫩,一掐仿佛能出水——那操起来肯定很爽!”

    黄五爷凑到李霏羽脸上,抚摸着光滑的肌肤,荡漾一笑,非常粗俗的道。

    “滚开!你这头猪!”

    李霏羽吐了黄五爷一脸口水,然后一头撞了过去!嘭!黄五爷被撞的七荤八素,鼻子流血,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贱人,你找死!”

    黄五爷怒火中烧,眼神凶残,手臂高高抬起,一巴掌扇了过去。

    而此时,一只大手,白皙而修长,抓住黄五爷的手臂,如同铁钳,使他无法寸落半分。

    不知何时,一名身形瘦削脸色略显苍白的青年,出现在黄五爷身后。

    不是别人,正是林枫。

    “哪个不要命的,敢管老子闲事!”

    黄五爷正烦着呢,看也不看,张嘴就骂。

    林枫一个字没说,眼神冷漠至极。

    大手微微用力!咔嚓,咔嚓!骨头碎裂!直接捏爆!一脚踹出!砰!黄五爷如死泥鳅般飞了出去。

    “放开她!”

    林枫扫了一眼两名纹身男,声音低沉而阴冷,宛若来自地狱,寒意逼人。

    二人愣了一下,浑身激灵灵的哆嗦,如触电般,连忙松手,下意识退后两步,都有一种可怕的错觉。

    似乎晚一秒放手,就会立刻死去。

    “玛德,哪个王八羔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活腻歪了!阿大,阿二,给我废了他!”

    黄五爷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是血,非常狰狞,恶狠狠的叫道。

    阿大、阿二为林枫气势所摄,内心惶恐,胆怯,却没办法,狠一咬牙,拎起酒瓶子就上。

    林枫微微抬手!砰!砰!两声闷响,二人如遭炮击,横飞出去,筋断骨折,当场死去。

    而林枫立在原地,岿然不动,就像从来没出过手。

    “这、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惊呆了,瞪大眼睛,露出惊诧与不解,这二人怎么残的?

    几乎下意识,所有目光不由自主的向林枫汇去。

    他?

    黄五爷微微一愣。

    尼玛,这啥情况,见鬼了?

    真特喵废物!黄五爷暗骂一声,向林枫大步走来。

    他嚣张豪横惯了,根本不觉得,在自家地头上,有人敢动他?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么?”

    黄五爷自报家门,态度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