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都市言情 > 嫡女为凰杨轻寒辛缜 > 第347章 和妓女有什么区别
    她皱着眉挣扎,慌乱的坐起身,“我……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你……你还是自己一个人睡吧。”

    辛云目光森冷的将她拉住,“你要去哪儿?”

    冰冷十足的语气让杨轻寒心里更多了一层拒绝,“我出去走走,你不用担心。”

    辛云坐起身,就那样端坐在床边,眼底结了一层冰霜,淡淡的质问,“轻寒,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残废?所以始终不愿意接纳我?甚至拒绝与我肌肤相亲?”

    杨轻寒恼怒的回过身,“我没有!”

    辛云冷笑,“为何不愿让我碰?”

    杨轻寒内心痛苦的揪着眉,“我说了,我现在不舒服。”

    “其实你潜意识里喜欢的是阿缜吧?你早已厌倦了我这个废人,根本不愿意和我一生一世,你心里对我只是同情和怜悯,至于爱?呵,杨轻寒,你这样的女人根本没有心。”辛云脸上带着讽刺的笑,他知道,一个心里只有他的杨轻寒听到这些话,只会更痛苦。

    看到她痛苦,他心里的报复感就更兴奋了。

    “我不是!我不爱他!”杨轻寒拔高了声量反驳,仿佛声音越大就越能证明什么似的,“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看着男子淡嘲的冷漠,她鼻尖一酸,眼睛里便盈满了泪花。

    内心翻涌着陌生的酸涩,胸口像是压着一块推不开的大石头,难过又悲伤。

    辛云面无表情的说,“如果不是,你就过来服侍我。”

    服侍?

    杨轻寒眼里含着悲痛的泪水,黑长的浓睫颤动了几下,“你这是在侮辱我?你把我当做什么?青楼的妓女?”

    辛云嘴角勾起一个讥诮的笑,“如今怀着他人孩子的你,和青楼妓女有何分别?”

    杨轻寒心脏狠狠一缩,被这话一激,竟感觉眼前的男人开始陌生起来,和当初那个温润如玉的大皇子相差甚远。

    她脑子里迷迷糊糊想起姜澜儿在她耳边说的话。

    “他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

    “这件事连辛缜也不知道,我觉得与你投缘才告诉你的。”

    “我小时候见过他把皇后送给他的衣服烧了。”

    “辛云,我不知道你今晚忽然在发什么疯,但我告诉你,没有任何人能强迫我,如果你嫌弃了我,那好,我现在就可以走。”

    杨轻寒嗤冷的笑了一声,抬步打开房门,身子虽不便,走得却是飒爽迎风。

    辛云的目光阴冷起来,眸中风云变幻,最终归于一阵悲痛。

    他叫住杨轻寒,温柔的声音带着歉意,“轻寒,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对……你回来,求你。”

    杨轻寒侧了侧身子,并没有回头,“辛云,我觉得我们都需要冷静冷静。”

    辛云心口乱了乱,“你去哪儿?”

    杨轻寒没说话,走到门外,穿过院门,看到一旁被挟持的阿梨,眸子危险的眯起,“怎么,现在连我的婢女在这里也没有自由了?”

    黄林远远的看了看辛云的表情,得到指示,让人放开了阿梨。

    阿梨瞬间泪如泉涌,扑到杨轻寒身边,“小姐,我们离开这儿!”

    杨轻寒将小丫头抱住,摸了摸她的脑袋,“今晚我睡你屋里。”

    阿梨跺了跺脚,愤恨的看了看辛云和黄林,“小姐!”

    “走吧。”杨轻寒没多说,拉着阿梨去了她的房间。

    这一夜,杨轻寒睡得很不安稳。

    做了一晚上兵荒马乱的噩梦。

    梦到辛云无情冷酷的抛弃她,又梦到辛缜失意落寞的站在一座宫殿前。

    后来又梦见她生了个男孩儿。

    孩子的第一眼都没见着,就被人抱走了。

    她在床上哭得撕心裂肺,也没有一个人肯搭理她。

    “啊!”

    噩梦猝然而醒。

    她大汗淋漓的坐起身,深呼吸了半晌才让自己恢复了一些精神,床的另一边已经冷了,阿梨不在屋内。

    手腕儿上似乎有一道细细的划痕,划痕四周氤氲着血丝。

    她皱了皱眉,用手抹了抹那些血迹,发现那血竟然不是她的。

    她立刻警觉的看向四周。

    是阿梨的房间没错,房间里放着阿梨准备好的衣服牙刷和净脸的热水,空气里漂浮着淡淡的血腥味儿。

    窗口下放着一只香炉,里头熏香已经燃尽了。

    房间里处处正常,却又时时透着诡异。

    杨轻寒眯着眸子,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显然时间已经不早,阿梨向来起得比她早些,现在应该已经去厨房盯着那些厨娘做饭去了。

    她起床自己费了老半天劲儿才穿上复杂的衣服,两根手指捻起香炉里香灰闻了闻,不是一般的熏香,而是带着一些药味儿。

    她怀孕之后喝了不少中药,能闻得出来里面大多数是安神的药香。

    于是,心里的担忧消散了一些。

    她边漱口边走到房间里的木桌前。

    木桌上摊着一叠纸。

    上面被人用凌乱的笔迹规划着一间不大不小的胭脂铺蓝图。

    从草图到精细的图纸,铺子的每一个结构,然后需要采购的东西,以及产品的种类名称和定价,写得井然有序。

    看得出来,阿梨在做这些的时候经过了不少调研。

    纸上有两个人的笔迹,一部分粗旷的,一部分细腻清秀的,软硬交织,那间名叫宝利园的胭脂铺就这么徐徐在她眼前展开来。

    杨轻寒想起阿梨每每说起胭脂铺时发光的表情,心中软了软,她好像答应过她,要给她本钱,让她创立一番自己的事业。

    现在她怀孕了,阿梨每日忙着照顾她,殚精竭虑的为她着想,慢慢的都开始将胭脂铺搁置了下来。

    这样拖着阿梨的事业,不是杨轻寒的性格。

    “宝利园,暴利园?小丫头挺有想法的。”她笑了笑,簌了口净了脸,坐在桌前,执笔将她策划的东西重新梳理一遍,然后做成一份完整的策划书。

    在这份宝利园的策划书里,她还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包括会员制的定义和推广。

    胭脂色号的定名。

    金钗玉簪的分类和级别分类,根据不同的分类制定不同的营销方案和策略。

    最后,她还替宝利园想了一个企业slogan,“不卖贵的,只卖对的!”

    顺便画了一个金元宝模样的企业标志。

    做完这一切,阿梨仍旧没有回来。

    她想了想,回到宁心院。

    辛云早已离开了。

    今日辛缜也奇怪的没有来。

    宁心院里安静得就好似没有人一样。

    先前辛缜送来的东西里,有许多银票,那日她让阿梨收捡在一个箱子里。

    杨轻寒找到箱子,将银票拿出来,又回了阿梨的房间,将银票叠好连同策划书一起放在阿梨的桌上。

    然后深藏功与名的回到自己的房里。

    阿梨还未来,姜澜儿却率先来了。

    喜欢嫡女为凰请大家收藏:()嫡女为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