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御兽进化商 > 第843章 林远久违的热血(新的一个月了,求月票惹!)
    这让月后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师傅实在是有些太不合格了。

    尽管月后知道林远的脚步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可是林远的真正实力究竟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月后心里一点数也没有。

    再次被问起,月后轻哼一声。

    “本宫的徒弟实力自然强大。”

    说完之后月后便不再多言。

    这次司夜大会月后本来只想带林远出面,顺便公开下林远的身份。

    因此月后并没有刻意和林远说过有关文擂,武擂和文武双擂的事。

    林远今年才十八岁,在月后眼里林远这个年纪和那些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一辈参加擂台比斗到底是有些不公平的。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月后的回答轻咳了一声,没想到到这个时候月后还没有将自己徒弟的底交出来。

    “这次文武双擂冠军奖励之一的辉光勋章我已经提前交到了倾月手里。”

    “既然这枚辉光勋章是在司夜大会上作为奖励发放的,那就由倾月来亲自颁发吧。”

    电话那头的声音中正平缓,但却在身后老牌势力和顶尖势力的当家一辈中一石激起千层浪。

    之前司夜大会文武双擂的奖励透露出的奖品中只有圣源之物,单单是这一枚圣源之物就已经足以让人疯狂。

    可是没想到除了圣源之物以外,还有一枚远比圣源之物拥有更重要意义的辉光勋章。

    此时没有人不希望自己家族中的年轻一辈获得文武双擂的冠军。

    但老牌势力和顶尖势力的当家一辈都明白文武双擂的冠军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月后大人,司首大人,厨尊大人和竹君大人这四位冕下的四个徒弟就是横亘在文武双擂冠军前的四道鸿沟。

    想到这,老牌势力和顶尖势力当家一辈的眼中光芒微微有些暗淡。

    这时只听到手机中正中平和的声音再次响起。

    “蝉鸣之前你有意在司夜大会上挑选一名弟子,不知现在还有没有打算?”

    十三把座椅上一个长着笑面,就算平常的坐在那里眼中也像扲满了笑意的男子说道。

    “您老有所不知,不光我的打算没变,就连铁狱知道了我想要收弟子也动了收弟子的心思。”

    说话间满眼扲笑的男子对着身旁满脸铁青,好像被人欠了二百五十万辉耀币的男子看了一眼。

    在蝉鸣的心中,铁狱的做法就像是一个跟屁虫。

    自己不说收徒弟铁狱也不想收徒弟。

    自己一想收徒弟铁狱马上学着自己也想要收一个徒弟来教。

    看着铁狱这一副每天好像被人欠钱的脸,蝉鸣觉得当铁狱的徒弟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不过满眼扲笑的男子却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立刻让身后那些老牌势力和顶尖势力当家一辈稍显的眼神猛然大亮起来。

    眼中满是振奋的神色。

    之前传言蝉鸣冕下有收弟子的打算,现在不仅证实了传言不假。

    同时还得知铁狱冕下也会在这场司夜大会中选取一名弟子。

    虽然不知道二位冕下选取弟子的标准是什么,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家族子弟成为冕下弟子的机会最起码提升了一半。

    辉光勋章这种东西注定是月后大人,司首大人,厨尊大人和竹君大人弟子的争夺之物。

    自己家族中的子弟根本就没有与其竞争的能力。

    但是现在成为两位冕下徒弟的机会,四位冕下的弟子便自动排除在外了。

    毕竟不可能有两名冕下共同教育一名弟子的事情发生,这样的情况和公然抢徒弟没有什么区别。

    因此这两个名额就是自己后辈可以争取的机会。

    若是自己家族的子弟成为了蝉鸣大人或铁狱大人的弟子,那么在之后若再有这种竞争辉光勋章的机会。

    自己家族的子弟也可以和其他四位冕下的弟子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共同竞争。

    在夜央宫内宫众人的注视下,左掌臣左鸣正公布着文擂,武擂和文武双擂的规矩和奖品。

    听到左鸣所说的文擂和武擂的奖品林远点了点头。

    文擂和武擂冠军的奖品与刘杰所说的完全相同,至于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奖品则要比第一名的奖品差上许多。

    但依旧对众人有着十足的吸引力。

    之后在听到文武双擂奖品的时候,现场更是直接沸腾了起来。

    辉光勋章这四个字让刚刚离开夜语亭走进外宫的顾朗脸上再次露出了郁闷的神色。

    顾朗并不是辉耀百子序列成员,之前虽然已经得到了一枚辉光勋章。

    但是辉光勋章这种东西从来没有限制过一个人只能获得一枚。

    顾朗有了一枚辉光勋章便等同于拥有参加辉耀使选拔的机会。

    不过多得一枚辉光勋章无疑可以让顾朗在辉耀使选拔中得到更大的优势。

    顾朗和宗泽进入到夜央宫的外宫之后,立刻成为了视线的焦点。

    虽然刘杰这个夜司首大人徒弟的身份依然尊贵,林远的身份同样神秘。

    但到底林远和刘杰都已经被众人盯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了。

    林远,刘杰,龙涛六人也注意到了走进外宫的顾朗和宗泽。

    看到顾朗和宗泽之后龙涛开口对着林远说道。

    “那个穿着紫色衣裳,衣裳上绣着紫竹的人叫顾朗,是竹君大人的小徒弟。”

    “穿着布满伤痕红色半身铠的人叫宗泽,是厨尊大人的小徒弟。”

    就在龙涛和林远介绍二人的时候,林远的眼睛盯在宗泽和顾朗的身上充满了疑惑。

    不知怎的林远总觉得二人身上隐隐散发一种圣源之物的气息,好像刚刚动用过圣源之物一般。

    同时林远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种热血的感觉林远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久违了。

    上一次这种热血的感觉好像还是自己没有登上天梯之前和陈洪锋打的那场。

    林远身为一个披着战斗类灵气职业者皮的治疗系灵气职业者,本来就是一个莽夫。

    莽夫自然是本能的喜欢着战斗。

    虽然林远之前在全明星赛上也战斗了一次,但是那场战斗等于是林远单方面的碾压,根本就构不成林远的兴趣。

    而现在林远觉得自己终于能够好好的打上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