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都市言情 > 王牌小神医 > 第七百六十四章 天价头颅
    虽说温长亭等人被沙尘暴救了一命,暂时脱离危险。

    但是他们之前遭受重创,此时正是虚弱,力竭之时。

    蔡文轩等人哪里肯轻易放过他们,立马追杀上来。

    就在他们准备赶尽杀绝之时,突然,自渐渐落下的沙尘暴中,露出一道身影。

    身高一米八二,穿着运动休闲装,算不上英俊,但眉宇间却有着一股英雄气。

    来人正是秦棠,更准确的说,是易容之后的夜不归。

    “果然是他。”

    一见夜不归出现,师祖眼里的战意就显得更加强烈。

    当日在城外山林之时,夜不归率领着孟和等人阻杀海盗大军,就曾和师祖交过手。

    那一场交手,以夜不归逃走而结束。

    “该死的魂淡,出来坏我好事。”

    顾经年气的牙齿都快要崩碎了。

    他就怕秦棠会出来捣乱,这人身份一直是个谜,而跟在他身旁的侯青,更是一个谜团。

    因为据他们情报查出,是曾有一个叫做侯青的强者,不过,那是几百年前的事儿了。

    “秦先生,原来是你救了我们。”

    温长亭大喜过望,激动的几乎落泪。

    他早就听闻秦棠种种事迹,但是传言多有虚假,当不得真。

    今日一见,秦棠竟然能够操纵沙尘暴救人,一分为十,分心之下,轻松从战神级强者手里救人。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断然不敢相信。

    “嗯,很抱歉,我来晚了。”

    夜不归点点头,与众人示意。

    这些人,虽说素未谋面,但他们为了守卫家 园,抛头颅洒热血,就凭这一点,就值得自己尊敬。

    “不晚,不晚,来的正是时候。”

    温长亭开怀大笑。

    昔日,他以为夷洲出了三智和尚和张一凡,就能在同辈之中绝尘。

    今日一见秦棠,才知道什么叫做妖孽。

    看着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但是武道修为,已经达到令他们望尘莫及的地步。

    “你就是秦棠?”

    俞振声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搁在之前,见到这叫秦棠的人,自己铁定会上去揍他两拳泄愤。

    但是他又刚刚救了自己,让他很是矛盾。

    “对,我就是秦棠,未请教?”

    夜不归询问道。

    自己好歹救了他一命,其余几人谁不对自己感激涕零,唯独这位倒好,不仅没有半点感激,倒更像是在怪自己救了他。

    “俞振声!”

    俞振声厉声道。

    声音中带着很强的自信,这个名字,就是威慑。

    一听这名字,夜不归立马明白,难怪这位对自己充满敌视感。

    这还是从新闻上看的消息,那日夜闯扶桑使馆,气愤之下杀了许多人。

    在使馆杀人,这罪过可不小,扶桑更是以此为借口,纠集了周围的一群“狗”,朝着华夏发难。

    以至于那段时间,边疆连续吃紧,死伤不少人,才将这些入侵者打退回去。

    也正是因此,边疆的这些战神,才会很敌视秦棠。

    若不是秦棠来了夷洲,这些人估计能去燕京找他算账。

    “俞神,我很抱歉,那天晚上听到一些言论,一时气愤不过才杀了人。”

    夜不归主动道歉。

    是自己的鲁莽,令得边疆遭到侵犯。

    这一道歉,倒是令俞振声有些不知所措。

    挠了挠头,尴尬道:“那个,其实我在边疆杀的也挺痛快。”

    两人相视一笑泯恩仇。

    “这不是来给你们叙旧的,秦棠,不想死的滚远点。”

    蔡文轩看到秦棠,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眼里爆发出惊人的恨意。

    秦棠,屡次打退海盗侵犯,于夷洲而言是英雄,但于他蔡家而言,就是在坏自己好事儿。

    “蔡家主是吧,久仰大名。”

    夜不归将目光投在蔡文轩身上。

    这个臭名昭著的名字,的确如雷贯耳。

    “好说,正是老夫。”

    蔡文轩正色道:“秦棠,你就算想参战,也已经晚了,这是我们之间的决战,与你无关。”

    夜不归不置可否,问道:“听说之前,你们曾有一人独战十人。”

    “没错,那是二当家师祖,一人就杀的你们丢盔弃甲。”

    松下贵工开口冷笑道,“怎么,你想效仿师祖,一人独自出战?

    如果真是这样,我就同意你代表夷洲出战。”

    这叫秦棠的人实力不凡,曾胆大包天,带着几十个人就敢直冲海盗大军。

    像这种人物,必须尽早铲除,否则将会成扶桑的心头大患。

    夜不归耸了耸肩,“好哇,既然出此,你们就一起上吧。”

    “秦先生!”

    温长亭等人慌忙就要开口阻止。

    之前,高长潭等人就是大意,才会误了性命。

    虽说秦棠实力强大,可也不能如此猖狂,一人独战十人。

    “这是他亲口说的,与你们无关,温老儿,恭喜你们,能多活一天了。”

    蔡文轩立马开口,不给他反悔的机会。

    松下贵工开口道:“你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希望你不会反悔。”

    “没想到你对我们华夏的文化倒是挺熟,君子一言九鼎。”

    夜不归回头,冲着温长亭道:“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这一战交给我了。”

    温长亭等人身上染血,已经不适合再战。

    纵然自己一人出战,对付着十人也不在话下。

    “秦先生,一切拜托了。”

    温长亭等人冲着夜不归抱拳,恭敬地鞠了一躬。

    他们明白,秦棠本不必犯险,只是他们都受了重伤,就算再次上阵,也帮不了秦棠,反而会拖了他后腿。

    十人退了回去,只留夜不归一人在战场上。

    “喂,他们全都跑了,我们的赏金怎么算。”

    “本来我都快将那人杀了,这白白损失了十亿美金。”

    一群大寇们不乐意了,杀一人得十亿美金,如今只剩下一人,岂不意味着十亿美金要十个人一起分。

    松下贵工指着夜不归,“杀了他,每人赏金一百亿美金。”

    一百亿美金,绝对是一个天价。

    但在扶桑眼里,秦棠值这个价。

    不然给他成长机会,对扶桑造成的威胁,远不是金钱所能衡量。

    “嘎嘎嘎嘎,一百亿美金,小崽子,杀了你之后,老子就能洗手不干了,当个富翁。”

    大寇们盯着夜不归,眼睛里都在放光,仿佛是在看一件稀世之宝。

    的确是稀世之宝,甚至比稀世之宝更值钱。

    夜不归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笑道:“没想到我的头颅这么值钱。”

    “秦棠,你屡次坏我好事,今天你是自寻死路,就怪不得我了。”

    蔡文轩持着剑,冷声喝道。

    十名战神强者围杀,他就不信秦棠能有活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