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历史军事 > 辽东之虎 > 第六百六十九章
    李休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约瑟夫,这家伙提到了军火,不能不让李休生出戒心。从皮岛开始,大哥就引领着大明,乃至于世界的火器进步。

    当今世界,虽然英国人在苦苦追赶,大明仍然站在世界火器使用的顶端。从缴获的武器上看,英国人已经鼓捣出了步枪、迫击炮、火箭炮、甚至还有长身管的长管炮,大哥把那东西叫做加农炮。

    可缴获的东西里面,仍旧没有发现榴弹炮,单兵发射火箭筒,还有大明独有的连发马克沁重机枪。

    这些东西当然不能给眼前这个约瑟夫,甚至连步枪都不能给他。大明步枪产量就这么多,到现在为止二师一部分部队还没有换装。李休扩军的时候,也是在锦州兵工厂蹲着守着,手里拿着兵部的批文半买半抢的,才勉强将手下人的步枪配齐。

    这些东西不能卖,不过淘汰下来的燧发枪还有左轮步枪和手枪,倒是可以发卖一些。理论上这些东西都是要上缴,可武器这东西不是有损耗这一说,尤其是作战部队,报损耗就是一大学问。

    李休对着刀疤吩咐了一句,刀疤转身出去,不大一会儿拎着左轮步枪和左轮手枪回来。

    拉着约瑟夫走出门口,李休从刀疤手里接过左轮手枪。对着十米外的树上连续发射,两只麻雀一样大的鸟伴随着枪声掉了下来。

    “左轮手枪,可以连续发射六发子弹。而且不会出现卡膛现象,是我大明军队的制式武器。”李休说完,把打空了的左轮手枪扔给约瑟夫。

    约瑟夫结果左轮手枪掂量一下,李休一个眼神儿就有侍卫送上子弹。

    看着侍卫打开左轮,装填上子弹,约瑟夫点了点头。这比目前西方流行的短管燧发枪,不知道要先进多少。用这东西决斗,他可以把整个巴黎的女人都赢过来。

    对着大约十米左右一颗一人合抱的大树,约瑟夫连续射击。子弹打得木屑纷飞,树皮上有好几个大洞。

    走进大树,约瑟夫仔细检查了一下子弹的破坏力。不由得点了点头,对于九毫米左轮手枪的破坏力他是认可的。这玩意在十米左右的距离上,几乎不用太过瞄准,就可以打的死野猪或者马。

    如果要坐到李休那样,一枪一个打死麻雀那么大的鸟,恐怕还得练练。

    “司令官阁下,这东西非常棒,我很喜欢。能看看其他的东西吗?”约瑟夫眼神贪婪的看着左轮步枪。

    “刀疤,让他们长长眼。”李休对着刀疤吩咐了一句。

    李休留了个心眼儿,左轮步枪这东西的劣势就是瞄准问题。因为火药引爆的方向就在眼睛的方向,所以不可能用眼睛近距离瞄准。

    刀疤玩左轮步枪是一绝,这家伙天赋异禀,已经进化到不用眼睛进行瞄准,就可以轻松打到百米内的目标。

    这一次倒霉的是一只乌鸦,自从洪承畴修建新家坡城以来,这东西就有增多的趋势。李休觉得,这要归功于修筑新家坡城累死的十万土著人。

    对于刀疤来说乌鸦这东西之所以讨厌,是因为这东西的肉极其难吃。至于这鸟儿会吃死人这一点,刀疤倒是不怎么在乎。人死了就是一堆肉,被蛆吃了跟本乌鸦吃了没啥区别。

    只是略微瞄了一下,一声清脆的枪响,七八十米外的一只乌鸦坠落到了地上。枪口转动,再一声枪响。八九十米外的一只乌鸦,同样落到了地上。

    “好!”李休还没说话,约瑟夫倒是先喊起好来。

    “约瑟夫先生对这两款武器可还满意?”听到约瑟夫在喊,虽然听不懂他在喊什么,但脸上的表情一看就知道。

    “满意!非常满意,这两款武器都是好东西。”约瑟夫拿过左轮步枪,还拍了拍刀疤的肩膀。刀疤的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腰间的刀,他很不习惯有人拍自己。上一个在背后拍他的人,少了半条胳膊。

    “满意就好,我们是不是能用这些武器,换取你的埃及劳工?”李休同样笑着点头,这笔生意做得很划算。自家淘汰的东西,居然能卖出好价钱。

    “哦,司令官阁下我有个问题可以问么?”约瑟夫很有求知欲的问道。

    “请说!”李休还沉浸在坑傻子的快乐之中。

    “这么好的武器,您的士兵为什么不用?他们用的那种枪,能不能射击一下试试。”约瑟夫指着远处哨兵背着的大八粒步枪。

    李休的笑一瞬间就凝固在脸上,这个世界上他娘的就没有傻瓜。尤其是这些做买卖的家伙,一个赛一个的精明。

    孙元化赶忙眼睛看天,好像天上有王母娘娘显形一样。

    “司令官阁下,这些天我看到的,您的士兵都用着那种武器。那是一种十分先进的步枪,至少比您给我看的这款左轮步枪要先进。

    而且这款步枪和英国人的非常相近,根据大明的火器水准,这款步枪应该更加先进才对。”约瑟夫似乎没有看到翻译为难的表情,自顾自的说着。

    孙元化带来的翻译,一脸便秘模样的把话翻译给李休。

    李休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约瑟夫的话。毕竟,睁眼说瞎话是个技术活儿,李休的脾气根本玩不转。如果换成孙元化,倒还凑合。

    “我想司令官阁下不给我看这款武器的原因,是因为这款武器是大明的机密不能外流,对吗?”约瑟夫脸上带着笑,可说出来的话却有些咄咄逼人。

    李休皱了一下眉头,刀疤抽出了腰间的盒子炮。

    “哦!对了!还有这种手枪,根据我的观察。这种枪械的备弹应该比左轮手枪多了很多,战场上可以发挥持续火力。而且这种手枪枪管儿很长,应该在三十米内都有不错的准头。”约瑟夫指着刀疤手里的盒子炮。

    这一下刀疤的脸变成了便秘色,手里拿着盒子炮,也不知道应该放回去,还是立刻把这混蛋灭口。

    李休惊愕的看着约瑟夫,没想到眼前这个黄头发的家伙居然还是个行家。刚刚这番话没几年的军工底子,根本玩不转。

    “约瑟夫先生,请您清楚的说出您的意思。”孙元化有些尴尬,赶忙站出来。

    这帮拿枪的家伙都是粗人,孙元化知道一旦激怒李休。管你弟弟是什么法兰西远征军总司令,一枪毙了你再说。一个法兰西司令的哥哥,难道比英国人还难搞。

    “没什么!司令官阁下不要生气,我并没有冒犯的意思。这一次我带来四艘船,一共有五百名身强力壮都是青壮年的埃及劳工。您尽管可以当他们是奴隶就好,您只需要付给我每个人一个大明银元的船费就好。”

    翻译把约瑟夫的话翻译过来,李休看向他的眼神再次疑惑起来。

    一个银元一个人,这个价格可以说相当公道。要知道,从埃及到大明遥遥万里。这一路上和狂暴的大海争斗,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船毁人亡。如此精壮的奴隶,只卖一个银元一个人,这简直跟送差不了多少。

    “你想要什么?”李休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得了好处,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我只想要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觐见您的哥哥,大明军队统帅的机会。要知道,我不但是个商人,更是我弟弟拿破仑的使者。埃及人有英国人的支持,我弟弟想要打败埃及人,就需要得到大明的支持。这一点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约瑟夫脸色少有的凝重。

    “想要见我大哥?你?”李休没有想到,这个约瑟夫想见自己,居然是以自己为跳板见大哥李枭。

    “二爷!您借一步说话。”孙元化拉了拉李休的袖子,把李休往边上拉了拉。

    “说吧!”李休再次肯定,孙元化绝对收了那约瑟夫的钱。

    “二爷!这是私底下说话,下官就不称您官讳了。下官觉得,把他送到大明跟大帅见上一面很有好处。”

    “哦!你倒是说说什么好处?”李休斜着眼睛看着孙元化。

    “那英格兰距离我大明远在万里之外,却能控制印度在我大明的家门口给咱们找别扭。您说,我们要是在英格兰的家门口给英格兰人找别扭,那他们的兵力和武器,是不是也会回流本土一些,这样我们正面的压力不就减轻了?

    根据下官询问得知,这法兰西与那英格兰只是隔海相望的两个国家,有些像咱们的福建和夷洲。而且两个国家在历史上,还打过一场持续了百年的战争,双方死于战争的人无数。您说,如果两个有世仇的国家再掐起来,那……!”孙元化话说了一半儿,剩下的咽进了肚子里,非常具有文官说话的特点。

    李休看了看孙元化,法兰西在哪里他还真不知道,只知道是极西边的一个国家。没想到只是和英格兰隔海相望,如果孙元化说得是真的,那倒是可以和法兰西人好好聊聊。

    “二爷!退一步说,现在英国海军迅速崛起。将来他们要突袭我们大明的商船那该怎么办?法兰西是他们的邻居,邻居的商船如果给打劫了,法兰西是要跟英国人拼命的。隔海相望,这如果打起来英国人本土直接受到攻击。

    我可听说,英国的首都伦敦城就在距离海边不远的地方。英军主力舰队都在印度,还真没有力量去跟法国人打。今后咱们的商品,说不定还得靠法国人的帮助,卖到中东和欧罗巴去。

    再说不管怎么看,您作为中间人,现在已经得了五百劳工。下官挨个看过了,这五百劳工可都是身强力壮的精壮汉子。

    虽说下官得了一百银元,应承帮着这法兰西人说话。可是二爷,这件事情不管怎么看都是好事儿。这件事情您办好了,大帅一定会夸赞您的。”

    李休无奈撇撇嘴,这孙元化最后一句倒是实诚,把实话说了出来。话说得一百银元也算不得大事,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看看洪承畴捞了多少家底就知道了。孙元化搞点儿创收,还是靠着外国人创收,这在大明官场算不得大事。

    “好吧!派船送他去大明,我给大哥写封信,让大哥有空见见他。”李休想了想,终于松口。

    孙元化乐得露出了小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