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女频频道 > 喜上眉头 > 835 像一个人
    “虽是没待上多久,可来回赶路极费功夫。而我离京之事所知之人甚少,我怕万一出了什么差池,会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到时宫里再怪罪下来——而今姨母眼看便要病愈了,我也就放心了。”

    张眉寿笑着道:“大表哥那里,我本准备今日晚些去亲自与他赔句不是的,相信他也不会怪责的。”

    “怪责倒是谈不上……”

    况且也不敢啊。

    宋福琪微微叹了口气:“只是明日就走,这未免也太赶了些。”

    近来家中事忙,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招待表妹。

    而不消去想,往后表妹想要再来苏州,必然更是不易了。

    想到这里,宋福琪不免有些遗憾愧疚。

    “不赶了,原本打算昨日便动身的,是姨母和外祖父要我再留两日。”张眉寿道:“总归二表哥以后也要长居京中的,到时见面的日子多着呢。”

    宋福琪闻言唯有点头。

    旋即道:“祖父和姑母定是极舍不得表妹,表妹还是去多陪一陪他们吧。”

    虽然他很想和表妹再说会儿话,可他空有这个心,却没这个胆量去争啊。

    若回头被祖父知晓是他霸着表妹说了许久的话,还不得跟他吹胡子瞪眼?

    ——宋福琪表示很多时候善解人意的原因,不外乎是对自己在家中的地位有着较为精准的认知。

    张眉寿笑着点头。

    她正要去看一看外祖父的。

    而待她去了宋成明院子里,才知老爷子去了外书房,召了族人在议事。

    张眉寿猜想,大概是在处理那吴掌柜的事情了。

    云家下毒毒害姨母之事,暂时不会在人前揭开。但云家收买吴掌柜借机煽动宋氏族人内讧的事情,在宋氏商号里,却是必然要有一个说法的。

    至于外祖父打算如何处置此事,如何敲打那些真糊涂或装糊涂的族人,这些都不必她来担心。

    做生意的手段,用人的门道,外祖父自然比她要高明的多。

    这一回,外祖父和姨母都在,她再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此次苏州一行,也算是解了她前世今生的一桩心结。

    而现下,她归心似箭。

    ……

    晚间,张眉寿被宋锦娘留在了锦清居。

    “今晚就别回去了,干脆歇在这儿,好好同我说说话。”宋锦娘满眼都是不舍,又道:“此次还没来得及好好地谢一谢我们蓁蓁……”

    张眉寿亲昵地靠在她身上,“姨母突然这般见外,我都不习惯了。”

    说着,突然想到问道:“怎不见母亲?”

    “谁知道她,许是去父亲那里了。”有外甥女陪着,宋锦娘对妹妹去了哪里显然并不在意。

    甚至这两日已经开始透露出要将人撵回自己院子里去的意思。

    妹妹啰嗦又爱管着她,实在叫人没法子不嫌弃。

    而宋氏确是去看了宋成明,但并未呆上太久。

    她自前院返回,一路上脚下时不时便有些停顿,似在迟疑着什么。

    赵姑姑带着丫鬟,提灯跟在她身旁,自然也察觉到了异常之处。

    正思忖着要不要问上一句时,却见宋氏忽然驻足,转过了头来,吩咐道:“你们先回去吧,我独自走走。”

    “太太,如今时辰已经极晚了……”赵姑姑有些犹豫。

    “我只去花园子里散散步罢了,没什么可担心的。”

    且经了阿姐中毒之事,宋家里里外外才刚整顿过不久,最是不会出什么差池。

    赵姑姑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又见她坚持,唯有点头应了下来。

    “那太太记得早些回去,这灯太太且提着照亮儿。”

    宋氏“嗯”了一声,将灯接了过来。

    见她走得远了些,赵姑姑遂向那名丫鬟低声讲道:“你先回去吧。”

    她还是不放心太太,悄悄跟着才能安心——宋家里固然没什么可担心的,但太太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万一摔着碰着,身边儿寻不着人那也是不妙的。

    宋氏在花园子里没转上多大会儿,便折身出了园子。

    赵姑姑循着那灯笼的橘色淡芒,不远不近地跟着宋氏穿过两道月亮门儿,最终来到了一座不起眼的客院前。

    见自家太太上了前去叩门,赵姑姑不禁有些疑惑。

    若她不曾记错的话,这院子里住着的,应是那位哑婆。

    可太太这个时辰,独自来见这哑婆是为何?

    而宋氏叩门罢,等了好一会儿,都无人前来开门。

    她抬起手,又欲再敲,可抬至半空时,迟疑了一会儿,却又收了回来。

    就在她转过身,似要放弃之时,忽然见得院内亮起了灯火。

    不多时,便有脚步声传来。

    “吱呀——”

    木门被打开的声音在寂静的夜中显得尤为醒耳且悠长。

    田氏那张方才经过匆匆调整修饰的脸庞之上,现出一丝惊讶,而后借着行礼的动作掩去了眼底的不安。

    宋氏没有说话,径直走进了院中。

    田氏转身跟了进去,一直跟着她踏入点着灯的堂内。

    她忙要去备茶,却宋氏开口讲道:“不必忙了。”

    田氏便唯有在原处站定。

    宋氏看着她道:“知道我为何此时来见你吗?”

    田氏摇头。

    “你是当真不会说话,还是不敢说话。”宋氏眼中似有审视在。

    田氏暗暗抓着衣袖的手顿时更紧,再次摇了头。

    “你救了我阿姐一命,我很感激你,路上也多谢你悉心照料我家父亲。”

    田氏有些惶恐地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言谢。

    “你帮了我,又是太子殿下派来的,按理来说,我本不该冒犯你。”宋氏定定地看着她,道:“但我实在觉得你很像一个人——”

    说不上哪里像,但那种莫名的相似感却一日日地在加深。

    听得此言,田氏心头不由剧震。

    “虽知这个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但已盘桓在我心头多日,今日前来,便为印证此事。”宋氏朝她走近一步:“倘若是我认错了,我会同你赔不是,还望你能体谅一二。”

    田氏克制着后退躲避的冲动,尽量镇定地迎向宋氏的目光,由她打量着。

    可下一瞬,却听宋氏定声道:“可否让我看一看你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