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末世正能量 > 第872章 孤独城
    第872章  孤独城

    所谓孤独者客栈,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客栈,而是一个人为建造的太空城。

    这个太空城历经成千上万年的发展,规模已经增长到了行星级别。它云集了来自各个位面和星系的数百种文明和数千亿智慧生命,堪称泛位面数一数二的超大型定居点。

    孤独者客栈位于低级位面和蛮荒位面的交通要道上,是出入两个位面的必经之路。目前星河宇宙中能够沟通上述两个位面体系的唯一传送门就在孤独者客栈之上。

    低级位面适合人类等个体生命生存,而蛮荒位面是个体生命的禁区,那里只适合星球吞噬者或者盘古等超级生命。个体生命如果要进入蛮荒位面,除了九级星魂者外,其余等首先要结成庞大的团队并借助强大的装备;否则就等于自己送死。

    相传,乌龙星五大势力曾经联手追捕一批星际悍匪,后者狗急跳墙,闯入蛮荒位面躲避,五大势力追兵紧随其后。结果是:那批悍匪被一头不知名的超级生物一口吞没,五大势力牺牲了9艘战略级别的飞船和3500名精锐战士,最终只有15人逃回。

    由此可见,蛮荒位面的凶险程度远非寻常个体生命所能承受,唯有最穷凶极恶、胆大包天、彻底绝望者才会单枪匹马或者少数人结伴前往。大多数前来孤独者客栈的人都是出自其他目的。

    孤独者客栈与乌龙星不同,这里没有当政者、管理者,太空城的一切事务都是在中立的sAi系统的操控下进行的,所有的方面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尽管云集了大量人口,但由于太空城采用了分时动态亚空间驱动技术,可以让大量人员充分使用有限的公共空间、设施和资源,而不会产生拥挤感。在这种技术的支持之下,一辆观光车能够分化为成千上万辆在时空上平行的观光车供众多游客使用,而游客们之间互相独立、互不干扰,他们不仅可以保持生存和体验的连贯性,甚至还能产生独享感。

    只有处在同一个分时动态亚空间里,用户才可以面对面交往。如果谁想看到别人,就只能向系统申请后加入别人所在的分时动态亚空间。

    正因如此,在孤独者客栈里,除了孤独者广场这个刻意设置的同时性单向度公共空间外,其余几乎任何领域都是空荡荡的。

    你明明知道有数以亿计的人生活在身旁,甚至触摸着你正在触摸的物体,使用者你正在使用的设施,呼吸着你正在呼吸的空气,但是偏偏看不到他们。任何人久处这种环境,都不免产生一种孤独感。这成了此处名称的由来。

    方舟1号在孤独者客栈太空城的2号码头登陆。林在山等人明明刚才看到有几十艘形状、风格各异的飞船在前面登陆,在码头上却看不到任何游客。只有一个卡通外形的sAi接待员为他们办理有关手续。

    这个接待员道:“欢迎光临s城(孤独者客栈的学名)。s城是一个不隶属于任何文明、面向所有智慧生命开放的永久中立太空城。这里的一切公共设施和公共空间都是免费的,您可以随时使用。只要您遵守s城的规则,就可以做任何事情,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不需要缴纳任何住宿费或者居留税。”

    “什么?”海吃大师等闻言惊愕不已。“可以随时来随时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但没人管还不收费——天堂都没有这么好吧?”

    文兰道:“随心所欲只是相对的,总归有些规则要遵守。”

    sAi接待员递上一个光球,提醒道:“这里是s城市民守则,请熟记在心。”

    海吃大师接过光球看了一眼,念道:“第一条:不得伤害他人;第二条:不得破坏城市安全。严守上述诫命者必得福报,心诚意净者得见我身。”他随之惊叹道:“全部规则只有2条,这可是我所见过的古往今来所有位面里最简单明了的行为守则了。哈,我喜欢这个城市!”

    “这些规则别有深意。”林在山细细玩味。

    sAi接待员接着又问道:“请问各位:你们是想单独享用各自的分时动态亚空间,还是想几个人组队共享?”

    “这还用说?当然是组队共享。”

    sAi接待员又提醒道:“系统将自动将你们此时的状态设置为初始化状态并进行保存,如果你们在s城的生活中遭遇了任何不测或不幸,可以用自定义的咒语恢复初始化状态,而你们在之前的经历及作为都将被清除。”

    “哦?”海吃又问:“恢复初始化状态?如果我们当中有谁被杀死,那么恢复初始化状态后,他会再复活吗?”

    “是的。”接待员毫不犹豫地给予了肯定性答复。

    “哇!”众人闻言一边感慨,一边还是将信将疑。

    海吃连珠炮般发问:“如果这是真的,生活在这里岂不是能够不死不灭?s城得多高的境界才能做到这一点呀?它难道比九级强者们更厉害?”

    接待员答道:“如果你知道了s城的建造者是谁就不会感到惊讶了。”

    “是谁?”

    “元天尊。”

    元天尊是个体生命中第一个晋升九级星魂的强者,还是赫天尊、朱天尊和暗天尊3个九级强者的师父。他虽然陨落,但仍被公认为泛位面最强。如果s城是由他亲手建造,那具备再强的功效也不为奇。

    sp9悄声道:“不是我不敬重元天尊,而是元天尊自己都陨落了,他的产品又如何保证我们不死不灭呢?”

    冈特果断回答:“别问我。”

    文兰眨巴眨巴大眼,“这种抽象的学术问题,还是请教林大师吧。”

    林在山叹口气道:“天地虽寿,犹有竟时。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没有任何一种生命形态可以不死不灭。”

    众人闻言,无不失望。

    文兰问道:“难道连神也不行吗?”

    “在我们早期的地球,一个七级星魂者已经足以封神了;但是放到星河宇宙的大背景下,七级星魂者不过是扑街而已。所谓神,其实就是境界更高的一种生命形态,而有生必有死。”

    文兰有些沮丧,“按照你这么说,反正我们早晚都是要死的——既然如此,还孜孜不倦、不休不止地奋斗什么?还为什么要在命运面前苦苦挣扎呢?活在当下,享受欢乐岂不更好?”

    林在山笑道:“我刚才说:没有任何一种生命形态可以不死不灭。文兰,你有没有听清呢?”

    “这……”文兰沉思片刻,突然喜道:“我明白了!”

    海吃大师等茫然不解,好奇地问道:“美女长官,你到底明白什么了?拜托你们不要玩弄玄虚好不好?”

    文兰调侃道:“凭你们几个吃货的智商,就算说了你们也不懂,还是自己慢慢参悟吧。”

    海吃大师笑道:“瞎操那么多心干什么?我们可是身在允许为所欲为还能读取进度的s城,这次说什么要好好玩一玩!”

    “对!就这么办!”sp9、冈特和小豆子3个齐声附和。

    林在山本来想现在就前往传送门的,但询问了接待员后才知道传送门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开,而是每隔7日才开放一次,现在距离下一次开放还差5日。

    “我们有紧急情况,能不能为我们特别开放一次?”

    “绝对不行!”接待员的回答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传送门的开放周期是不可更改的系统设定,就算元天尊他老人家自己都无权更改了。”

    “好吧。即然这样,我们就在s城多逗留几天。”

    在海吃大师几个为了配给的分时动态亚空间如何设定而争吵不休的时候,林在山和文兰开始商议今后5日的行程安排。

    林在山问道:“你确定s城对游客使用传送门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要求吗?”

    文兰道:“在s城,规则里有的就一定会有,规则里没有的就一定不会有。我把市民生活指南和市民守则翻了个遍,里面只字没提使用传送门的限制条件,除了每7日开放1次的系统周期外。”

    “好吧,希望不会节外生枝。要知道,再等5天时间,足够发生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你不用担心冰娇公主、亚特等人追上来,因为s城的设置是每一个到这里的人都可以拥有私密的分时动态亚空间。他们要想找到我们就得先和我们共享系统线程,而这不仅要经过系统批准,还要得到我们同意。我们可没有弱智到和冰娇公主、亚特等这种货色共享线程的程度吧?”

    林在山点点头,“无论是谁追来,我们都不用怕;不过,还是小心为妙。”

    此时,海吃大师几个已经吵架出了结果,他们纷纷吵着要去孤独者广场见识一番。

    文兰自己也很想去,但还是提醒道:“孤独者广场是同时性和单向度的,一旦进入那里,我们就会面对面遭遇众多游客,说不定还会遇到敌人及各种危险。大家确定要去吗?”

    海吃大师催促道:“我们就算终日闷在屋里,危险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还不如出去痛痛快快玩一场。何况,青春易逝、欢乐难留…….”

    “好,我们现在就去!”

    孤独者广场可能是星河宇宙最为热闹的地方,在底座直径超过100公里、尖端高度达80公里的金字塔式广场建筑上,聚集了几千万背景、形态各异的智慧型生命。

    在每一级的平台上都有很多商贩,出售着稀奇古怪的商品。

    众多不甘寂寞的游客在这里观赏风景、凑热闹、购物,并进行各种交流。有些交流,对地球人而言,未免过于匪夷所思。比如:一个体长几百米的外形酷似母鸡一样的智慧生命正在现场拼命下蛋并向游客们起劲地兜售;一对流体生命在空中生成朵朵浪花、片片雾团,来表达彼此的爱慕;一群地球寻常蚂蚁大的智慧型生命变换着排列组合,时而结成一个巨人,时而化作一只巨大的猛禽……

    海吃大师扫视了一周,叹道:“这个地方果然奇葩荟萃。不知道在这里会不会遇到熟人?”

    “说不定会。”林在山调侃了一句,目光停留在一个体型健美的天灵族女人身上。

    文兰见林在山聚精会神的样子,好奇地问道:“你认识那个女人吗?”

    林在山摇摇头,“我是头一次见到这位陌生人。”

    “那你为什么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胸部?”

    林在山道:“因为她脖子上的饰物是我亲手参与设计和制造的飞船——筋斗云iii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