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女频频道 >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 1422、方家告状(二)
    一想到,妹子是跟方姑娘一起,他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起来。

    刚住进小院的时候,他对那方姑娘还有几分好感,甚至还想过同是天涯沦落人,只要那方家愿意,他也愿意照顾两家合一家的。平日生活中,他对方家母女的是尽他所能的多照顾一些。结果,那方姑娘不声不响的,就勾搭上了肃郡王,把他的一片赤诚踩在了脚底。

    要不是他现在手头上银子不够,又怕妹子吃苦,他早早就搬离了这个小院,与她们撇清关系了。

    马家和带着方家娘子回到租住的小院,院子里依旧空空,不见两个姑娘的身影,他让方家娘子留在院里等着,自己又出去找。

    这一找,倒是让他问到了些消息,有个车夫告诉他,一大早,他妹妹跟方姑娘租了他的马车,去了东角胡同。

    东角胡同,萧怀丹的家就在那条胡同里,难道,她们去萧家了?

    一想到萧家,他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方姑娘一个人作死就作死,为什么要扯上自家单纯的妹子。若是这次妹子能平安回来,他说什么都要搬走。

    不过,就算她们去了萧家,这大半天的也应该回来了。

    一想到某种可能性,马家和的脸色瞬间铁青,他日防夜防,还是没防住吗?

    马家和匆匆赶往东角胡同,半路上他听到了一个最坏的消息。

    他一把拽住了旁边正与人津津有味说着自己亲眼所见的男人,问道:“你说,有两个姑娘在东角胡同行刺王妃,现在被押去了大理寺?”

    “对啊,”那男人点头,咂着嘴道:“真想不出来,两个瞧着漂漂亮亮,文文弱弱的姑娘,竟然会是刺客。”

    马家和哆嗦着问:“那两个姑娘穿什么样的衣服?”

    男人以为他怀疑自己所言,不高兴了,道:“一个鹅黄,一个甘蓝。”

    马家和寒了半边身子,自家妹子,今天穿的真是鹅黄衣裙。他急切地又追问:“那她们……冲撞了哪位王妃?”行刺两个字,他说不出来,他也不相信自家那妹子会做行刺的事。

    男人这下子答不上来了,当时他都怕得半死了,哪里敢靠过去看,再说这事儿,他连打听都没地儿打听去啊。他有些恼怒的推开了马家和,愤愤地道:“你找茬是不是……”

    马家和被推到了地上,他没有与男子计较,也知道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他匆匆赶到东角胡同,向四周的人打听。结果,越问越心寒,只是没有人知道,那是哪家王府的马车。他们之所以知道是王府的马车,还是因为出事后,有侍卫向听到动静赶来的官兵亮了腰牌。

    他本想去萧家砸门的,走进胡同口的时候,又改变了主意。

    天下乌鸦一般黑,事情发生在萧家这条巷子里,萧怀丹不可能不知道。知道后不仅不救他妹妹,甚至连个口信也没给他送,可见萧怀丹是不想管这件事的,他这一去,弄不好还也会被他们扣个罪名送进大理寺去。

    他匆匆的赶回了家,路上,他想好了一个主意。

    进屋之后,他就提笔写了一个状纸,吹干之后交给方家娘子:“方婶子,若是要救方姑娘,那就只能上大理寺告状了。”

    “什么?”方家娘子吓得都不敢哭了:“你让我一个妇人前去告状?”

    马家和冷笑着,把状子甩给了方家娘子,道:“若不是方姑娘招惹了肃郡王,怎么会有今天!”自家妹子一向老实,而那方家姑娘就不是一个省心的,方姑娘招惹了肃郡王,还不想进王府去做妾,肃郡王府岂能容她。

    他之所以没有想到萧明珠的头上,那是萧明珠今天乘坐的马车,并非她平日出门的招牌铁木马车。

    “要不要救人,随你。”他板着脸,就往外赶人。

    方家娘子本就是个没有主张的,听他这么一说,急了,满口答应,然后在他的陪同下,到了大理寺。

    ……

    萧明珠只在萧怀丹府里呆了一个时辰,就回了王府。

    用过午膳后,她正躺在摇椅上,听着韩允钧弹琴,昏昏欲睡之间,听到玄二在外头低声向绣儿询问。

    韩允钧的琴声没停,看了眼知春,知春放下手中的活儿,往门边走。她打了个呵欠,叫住了知春:“让他进来吧。”

    若没事儿,玄二不会进来的。

    韩允钧优美的收了最后一弦,拿起帕子擦了擦手,“不睡了?”

    “嗯,现在不睡了也好,省得晚上睡不着。”萧明珠点头,扶着知夏的手起身,一路还打着呵欠。不过她这话,没人信,她现在一天能睡十个时辰,哪有睡不着的时候。

    韩允钧笑着上前,从知夏手里把她接过来,两人挪到了热炕上。

    玄二在门边跺了跺脚,又拍打掉身上的寒气,才撩开帘子进来,他也没废话,直接道:“回王爷,方家娘子拿状子去大理寺告肃郡王强抢民女不成,故意设计诬陷。”

    萧明珠的睡意一下子消尽了,两眼睛瞪得贼亮:“啊……”

    这是要唱对台戏吗?

    不过,明明是她把人送过去的,为什么直指韩允昭呢?

    玄二又道:“方家娘子手中的状子,极像是出自于小萧大人之手。”

    萧明珠想也没想,张口就道:“不可能,丹二叔怎么可能会替那方家写状子。”除非,丹二叔的脑子被门给挤了!

    韩允钧倒是一听就想透了其中的关键:“只怕是那马家和写的!”

    见萧明珠不解,他解释道:“马家和与丹二叔曾经往来过密,还经常在一起谈文论诗,他应该非常熟悉丹二叔的笔迹以及书写的习惯,若是他有心模仿,只怕很容易瞒过外人的。”他记得马家和之前是在书楼里以抄书为生计的。

    “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萧明珠想不明白,她更不想不明白的:“他以为他冒充了丹二叔,丹二叔就会承认?”

    韩允钧将她激动的身子压回到榻上坐好:“好处不好处的,这事儿还得两说。至于丹二叔认不认,他又没直接在状子上签上丹二叔的名字。他这样做,只不过是想把水给搅混了。”

    行刺王妃,是死罪!

    那马家和还真是个聪明人,能想到这种混淆视听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