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修炼狂潮 > 第八百三十章 略施薄惩,教你做人
    送走了楚皓月之后,楚云凡马上进入了山河图的空间之中,将楚皓月透露出来的情报告诉了唐思雨。

    “该死!”

    唐思雨黛眉倒立,一张绝美的脸庞上带出了几分铮铮杀意。

    虽然她对唐家的感情不算特别深厚,但是怎么说都是自己成长起来的家族,现在看到唐家居然被这般玩弄于鼓掌之间,她心中已经生出了几分杀意。

    “我导师觉得这是好事,那个女人越是这般倒行逆施,她死了以后,你要掌握唐家也就越容易!”

    楚云凡道。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查出来,那些唐家反对她的高层,究竟被关押到哪儿去了,这点可是连楚家也探查不出来的!”

    不过他到没有觉得有什么,如果唐家什么都能被楚家探查出来的话,那基本上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这一点让我去查吧!”唐思雨说道。“唐家有些事情外人很难查到,但是我在唐家也并不是一点人脉都没有的,有些人可以信任!”

    “好吧,不过你自己小心,能查出来自然好,查不出来就算了,等杀了那个女人再问也来得及!”楚云凡道。

    唐思雨嫣然一笑说道:“放心吧,以我现如今的实力,只要不是滋生神通境界的高手亲自出手,谁也留不住我,寻常先天巅峰的高手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没什么可担心的!”

    “嗯!”

    楚云凡想了想,也觉得只要不暴露,问题应该不大。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等一个月后毁灭这个联盟了,江家真是好大的算盘,我偏偏不让他们算计成功!”

    楚云凡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

    昆仑界,永安市郊区,望月山,今日热闹非凡,联邦各方有头有脸的人物,或者亲自前来,或者也派出了全权代表,齐聚一堂。

    只因为今日乃是联邦元帅杨飞扬的寿宴。

    虽然杨飞扬并不是最出名的一个元帅,历来也比较低调,但是毕竟身为联邦军方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之中的一个,他的大寿还是引来了许多人的关注。

    此时整个望月山都被装点的热闹非凡,到处都看得到生日的气氛。

    同时也到处都可以看得到戒严,毕竟杨飞扬元帅不算,更有诸多来自联邦各处的大人物,如果安全上出现了问题,马上就会成为整个联邦的头版头条的新闻。

    而这一日,一个一身休闲的青年而是缓步来到了望月山下。

    顿时就引来了诸多的目光,因为和其他人穿着隆重相比,这个青年这一身太过休闲了,带着一顶鸭舌帽,上身一件黑色带字T恤,下半身一条有些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叫上一双白色的帆布鞋,看起来就是一个寻常的都市青年一样。

    但是就是因为这样的大半太过寻常,太过平民了,在这里反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因为此时进出的,不是军人气息浓重,身穿军装的军人,就是身着华袍,非富即贵的贵人,似他这种,反而显得有点不同了。

    这人却不是楚云凡又是谁呢,不过他也一点都没有在意众人的目光,径直就来到了山下检查的关卡。

    立刻就被当值的士兵拦了下来。

    “请出示请柬,报上身份!”

    楚云凡拿出了一张大红色的烫金请柬,这年头还用纸质的请柬的可不多了,一般都是有些传承的高门大户才会这么做。

    那个士兵检查了一下,请柬确实没什么问题,然后问道:“你是什么人?我们这边要登记一下!”

    “楚云凡,我是杨飞扬元帅的外孙!”

    楚云凡如实报上了自己的身份,那些士兵再看向楚云凡的眼神就已经变了,外孙那可是直系亲属,那并不是外人。

    “等一下,我之前怎么没听说过杨元帅有这么一个外孙?”蓦地,就在士兵要给楚云凡放行的时候,一群在旁边围观很久的人终于按耐不住了。

    那是一群约莫着二十岁上下的青年男女,这些人身穿华袍,看起来便是来历不凡,身份贵重,和楚云凡这种打扮,明显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存在。

    其中,一个约莫着二十多岁的青年,直接上前指着楚云凡说道。

    “你又是谁?”楚云凡撇了一眼这个青年,嘴角带着几分冷笑,直接开口问道。

    “瞎了你的狗眼,这是王上将家的二公子,王上将和杨元帅家相交莫逆,你说你是杨元帅的外公,远哥不可能没有见过你!”

    此时又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楚云凡说道。

    眼神之中带着几分优越感。

    这一群人都是将门子弟,家里的长辈起码也都是做到了将军级别的高管。

    军队圈子里的权贵子弟自然也多和军队圈子里的玩的比较多。

    “不错,我来杨元帅家多次,杨元帅的子孙我都认识,怎么没见过你?”此时,那个王远便直接开口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那原本打算给楚云凡放行的士兵也顿时警惕了起来,楚云凡甚至能够感觉到他们身上气血都凝聚了起来,随时准备出手。

    能够被安排给军中元帅护卫,必然是军中精英。

    “先生,只怕现在我们不能给你放行,我们需要和上头验证一下你的身份!”

    那个为首的尉官直接开口说道。

    “无妨,你们去验证吧!”

    楚云凡淡淡的说道,至于那一群年轻的将门子弟,他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还验证什么,难道我说话会错么?我都没有见过的人,肯定有问题,这个狗才还不知道哪儿得到的请柬,最好立刻抓起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指使!”王远指着楚云凡说道,楚云凡完全将他无视了,顿时让他怒火中烧了起来。

    在这一群权贵子弟中以他为首,他父亲的官职是最最高的,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子无视过。

    楚云凡眉头微蹙,终于动怒,本来他是不想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虽然他的年纪和他们也就差不多的样子,但是和他打交道的那都是什么人,各个都是联邦大人物,区区一群权贵子弟怎么会被他放在眼里。

    不过这人咄咄逼人,步步紧逼也终于将他激怒。

    “王远?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祸从口出,我念你无知,不和你计较,跪下来跟我道歉,我就放过你,否则你的老子也保不住你!”

    楚云凡冷笑着看着王远说道。

    “好大的胆子!”

    那王远更是瞬间被楚云凡激怒了。

    “还不快拿下他!”

    王远指着楚云凡喝道。

    而那些士兵则是看着楚云凡,又看看王远,没有动手,他们虽然是军人,但是也不傻,一看楚云凡这样子,也不怕他们向上头核实,分明就是早有准备,冒名而来的可能性太小了。

    这个时候朝楚云凡动手,到时候倒霉的还不是他们。

    “给我跪下!”

    楚云凡大喝一声,王远本来还愤怒无比的脸庞一瞬间露出了惊骇的神情,双腿一软,猛然一下子就给楚云凡跪了下来。

    他想要挣扎着爬起来,但是却发现,仿佛身上压着一座大山一般,根本站都站不起来。

    “既然你爹不会管教孩子,那我就替他管教管教,今天让你在这里跪一个小时,小惩大诫,你父亲要是想来找麻烦就尽管让他来,我就不信了,小小一个上将还能翻出天来!”楚云凡冷喝一声说道。

    对于他如今的修为来说,区区联邦一个上将确实已经不放在他的眼里了,开玩笑,连元帅他都不怎么看在眼里,这就是已经超脱的存在。

    整个联邦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不过寥寥。

    那一群刚刚还在咋咋呼呼的年轻人却一下子傻眼了,他们再傻也看得出来,楚云凡并不简单了。

    他们虽然是权贵子弟,但是家里并没有放松对于他们的管教,论修为,在同龄人之中也算是上等,王远修为更是已经跨入了后天巅峰,未来数年之内就有机会跨入先天。

    现在被楚云凡一喝就立刻跪了下来,毫无反抗的能力,他们虽然眼高于顶,却也不傻,也不瞎,自然明白,今天恐怕是真的踢到一个铁板了。

    只看楚云凡的年纪,不过是和他们差不多,居然如此了得,即便不是杨元帅的外孙,必然也有了不得的来头。

    他们恐怕是踢错人了。

    王远原本还怒不可遏,但是听到了楚云凡的话,顿时犹如一盆冷水泼下来,自知恐怕是惹到一个铁板了。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约莫着四五十岁模样的军官一路从上山飞掠而至,不一会儿就已经来到了这里。

    “李副官叔叔!”

    看到了这个军官,王远顿时连忙开口叫道。

    那个中年军官看到了这个情况,顿时有些愕然,不知道怎么会演变成了这样。

    而很快,值守的尉官九江事情和他禀告了,然后出乎众人意料的,这个中年军官先来到了楚云凡的面前,行礼说道:“孙少爷,小姐和姑爷,孙小姐昨天就已经到了,现在就只差您一个了!”

    顿时那些年轻人彻底傻眼了,他们如何还不明白,这楚云凡居然真是杨飞扬的外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