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504章 退位(二)
    “玉儿,切记一切听从道君吩咐!”

    九婴在旁边叮嘱着清秀少女。

    “娘,我知道了,您不用担心!”清秀少女眼中闪烁着一丝疲倦,安静,淑慧清秀的面容下带着一丝抗拒。

    玄玉公主对于修行极其厌恶,在她看来,河图秘境为何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一切是因为河图一脉的功法带来的争端。

    只要放弃修行,一切都会结束,河图一脉也能过上平静的日子。

    林渊目光扫过这座祭坛,一眼便是看出这是上古有名的黑德祭坛。

    神族天帝陨落之后,三玄天尊驻世,执掌三十三天神州,有感于神族天帝独掌乾坤,乾纲独断,无法调和天地。

    是以立下了轮值天帝的规矩,正如天之四时,纵是天帝之位亦有四时之变,五行轮转,否则天地便是一潭死水,天帝的诞生反而成为主世界的恶业。

    五方五德,黑德祭坛,便是昔日一位黑德天帝的创造。

    通过此物,可以极大程度的镇压水脉。

    且能够沟通先天大道。

    这河图秘境的底蕴确实非比寻常。

    “只可惜后继无人,枉费了无数河图一脉强者前赴后继的牺牲!”

    林渊看了一眼玄玉公主。

    玄玉公主眉心之上红尘之气缭绕,命犯桃花,还有杀劫在身。

    林渊随手一挥,一道神力注入那黑德祭坛中。

    嗡嗡!!

    虚空震动。

    随着林渊施法。

    一缕若有若无的联系悄然出现在玄玉公主心头。

    “河图符印!”

    玄玉公主平静的心头骤然生出一丝奇异。

    此时她周身灵窍一震,有异象浮现,化为一张玄妙无比的无形先天宝图。

    “果真有用!”

    林渊眉宇一动,心头多了一丝笑容。

    仿版河洛符印,他已经准备好了。

    如同一团蓝光悄然注入玄玉公主体内。

    玄玉公主神色间骤然生出一丝异色,她只觉得一股恐怖无比的力量骤然自体内流转而出,无数玄妙滋生。

    身怀河图血脉,亦是天赋异禀之辈,哪怕只是记住了一部分,仍然感觉自身体内法力在不受控制的增加,神力涌动,凝练出一张本命先天神符。

    那正是河图一脉一十一种先天神符中最为强横的一种,先天河图神符。

    此乃先天神魔根基。

    只是片刻,林渊目光抬起,在无根湖上游的墉河水脉中,骤然有一缕无形水运随之而来。

    “果真有用!”

    林渊目光望着这一幕,心中略为多了一丝笑容。

    那分明是一道先天灵光。

    以仿版河洛符印为源头,辅佐催动河图血脉,倾注以东岳神州一州水域水运,到底还是引动了这件先天灵宝的灵性!

    玄玉公主感应到了那河图符印所蕴含的恐怖威能,如同见到了混沌初开,无数先天水元精髓破裂,地水风火中那万川江河诞生了两件交缠争斗的先天不灭灵光。

    这两道先天不灭灵光乃是秉承先天水元大道而出,两者互相争斗,互相吞噬,都奈何不了对方,最终反而被三千法则雕琢,被水元大道轮回精心孕育,化为一套威能奇绝的顶级先天灵宝。

    任何水元道君执掌这两件先天灵宝,都将获得角逐德帝君之位的资格。

    为了先天二合一的顶级先天灵宝,水元大道中诞生的无数先天神祗发生了不知多少次大战,其中一枚最后落入了东岳神州,成了河图一脉源头。

    那就是四十四道先天禁制的上品先天灵宝河图符印。

    感受到那河图符印之内先天河图道胎与河图血脉的共鸣,玄玉公主难以自抑,心境震荡。

    有一种将其纳入体内的本能迸发。

    于此了悟了一些以往未曾发觉的秘密。

    “原来,只有容纳河图符印,才能形成真正完整形态的河图血脉,完整心态的先天河图神祗,乃是顶级先天神祗,若是得到洛书符印,完全拥有能够逆反水元大道先天神圣的底蕴!”

    “谨守心神,摒除杂念,若你坏了吾之大事,别怪吾抹杀你的灵智!”

    冰冷声音自心头响起。

    玄玉公主心头微微一寒,身怀纯粹的河图血统,她能够感知到那道声音所携带的恐怖威压。

    当下强行按捺下心中的不情愿,保持镜心。

    嗡嗡!!

    只片刻,却见一道先天灵光骤然从水脉中飞出,骤然朝着她体内疾驰而来,但转瞬她体外那道河图宝图化形而出,撞上这道灵光,骤然落入一道手掌中。

    “这……”

    玄玉公主猛然睁开妙目,带着寒光,便要夺回此宝,那种强烈的遗憾,如同自身一部分被割舍出去。

    只是霎时间身形止步,被九婴悄然按下。

    九婴目光望来,对着玄玉公主摇摇头。

    玄玉咬了咬粉唇,神色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惘然。

    那种遗憾,几乎是让她掉下泪来。

    ……

    河图符印到手,林渊闭目而立,身形屹立在元馗殿前,直接开始参悟这件上品先天灵宝。

    只是花费了半个月不到,林渊以一种令人咂舌的速度初步炼化这件上品先天灵宝。

    元馗殿前。

    水脉波动,无形灵气荡漾出层层涟漪。

    似乎无数水脉灵气在低声轻颤。

    就在霎时,灵机一滞。

    只见周围无形玄光流转,包括住先天灵光包裹的河图符印。

    嗡嗡震动。

    “道友,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伴随着林渊一声轻喝。

    体内水元道君道果霎时自三花中一跃而出,化为一尊身穿河洛道袍,面容俊美绝伦的年轻道君。

    他脚踏无边洪涛,周身法袍烈烈之间,似是天地水元轮回从虚空落下,贯穿这尊身影周身,更有一股河图源头一般的威力在身。

    通体气运浩荡,呈现纯紫气运神柱,直冲云霄,破开苍穹,但很快被收敛。

    “河图见过太渊子道友!”

    这水元道君河图向林渊作揖道。

    “善!”

    林渊微微点点头,只见这位水元道君顿时化作一道玄光落入体内。

    第五枚先天道果水元道君道果,已经被林渊斩出。

    周身气息在刹那暴涨,似乎一步之间如同身形踏入先天大道内。

    这种变化,一直守在元馗殿前的九婴娘娘,玄玉公主不用多想,便是已经知道这位道君显然道行必是再进一步。

    ……

    而与此同时,只是刹那,虚空中无数紫气翻腾,东岳神州一州气运所化的浩荡灵池骤然本源震荡,一道浩瀚神光飞起。

    “东岳帝君退位了,不,或者说是禅让了?”

    水府中,九婴骤然抬起眉头,只是凝神一望,顿时目露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