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496章 大礼
    “想不到本宫这小小河图秘境,竟能得一尊道君看中,料想本宫亦是三生有幸,能得见道君真颜!”

    九婴这话不知道是自嘲,而是另有所指。

    只是林渊并不在意。

    只是扫了一眼旁边的无名帝君。

    此君自作聪明!

    之前的账还未与此君算清楚,现在却不能留下此君。

    林渊目光平淡,冷声道。“云涛君,你可知罪!”

    那无名帝君闻言眸光微微一愣,转瞬心头明了,当下从林渊身畔走出,拱手道。

    “小神知罪,请道君发落!”

    “云涛君?”

    旁边九婴微微一愣,她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

    在身后的元馗殿便是藏着一张众生图,云涛君似乎是创立河图秘境的先天帝君之一。

    “好好经营河图秘境,大势将来,听从道君吩咐,仍还有一线生机!”

    话音落下,他骤然微微一笑,身形悄然崩解,只是眉宇之间流露出太多的惋惜与后悔,最后目光扫过河图秘境,化为一缕道不明的释然,一缕元灵没入虚空当中,直入轮回。

    林渊望着这尊无名帝君悄然轮回,神色平静。

    此神本身罪孽滔天,自从吞云渊复苏以来,利用吞云渊中无数鬼神血祭,虽为先天神祗复苏,内里核心实则是一尊极其厉害的怨鬼,根基污染。

    林渊是断然不会放过此神。

    如此直接打落轮回,已算是恩惠!

    九婴愣愣的望着这一幕,绝美面孔略为带着一丝白皙,片刻亦是稽首道。

    “请道君吩咐!”

    她一双妙目此时变得十分柔媚。

    “甚好,我需要一切与河图符印有关的讯息!”

    “是!”

    九婴低眉顺眼,此时已经熄了逆反之心,一尊道君降临,臣服于一尊道君并不算耻辱。

    她起身微微冥想,抬起一只手白皙修长的玉指,一点灵光从指间出现,飞向半空中。

    林渊只是扫了一眼,内里蕴含的信息顿时无所遁形。

    正如他意料中一般,河图符印随着第一代河图帝君陨落之后,已经飞落东岳神州深处。

    昔年不乏先天神祗一脉的太乙金仙前来搜寻,但同样一无所获。

    “没有丝毫价值……亦不完全是没有丝毫价值,总算是有些线索!”

    扫过那河图道经传承,林渊目光一动,隐隐有了一丝想法。

    那河图道经中最为宝贵的应当先天河图大阵,此乃无上易理修行之法,饱含先天易之大道,先天命运大道两种珍贵的先天大道。

    参悟河图道经对于河图烙印的推演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

    “而且若是计划可行,河图符印自会随之出世!”

    林渊目光闪烁,旋即望向台下九婴,片刻道。

    “你与墉河龙君是否另有联系!”

    闻言,九婴忙道。

    “道君明鉴,墉河龙君一向与河图一脉保持联系,乃是小神扶持!”

    林渊轻轻颔首,神色带上了一丝笑意。

    东岳神州有着庞大的三条水脉。

    分别是大运河,墉河,以及金湖。

    洪湖水脉是后起之秀,在林渊成为玄真感应神君之后,便是取代了原来的金湖龙君神位。

    但论及体量一直无法与大运河,墉河相提并论,直到林渊成为西沉帝君之后,掌控大半部分东岳神州水脉,尤其是十万妖泽水脉。

    十万妖泽水脉与洪湖水脉通过条条水脉之门被打通,连成一体。

    林渊此次返回主世界,亦是准备借机完全将大运河,墉河水脉彻底收拢入手中。

    收拢东岳神州水运,对于西沉帝君业位的完整有着极大的裨益。

    如今东岳神州灵气增长,类似于西沉帝君这般业位价值水涨船高,完全不弱于一方顶级业位。

    ……

    无根湖上游,墉河浩浩荡荡。

    墉河是古老水脉,蕴含着浓郁的先天底蕴,各处泉眼浇筑,孕育了许多先天异兽,承渊仙派的长河大泽实则是墉河一部分天一真水之力造化而成。

    墉河龙宫内,墉河龙君此时坐在水眼王座之上,周身神光流转,影影绰绰有无数水元之力翻滚。

    “已经突破二品神位了,着实不易!”

    墉河龙君此时体内一张金敕更加的灵动,玄妙,一丝丝不灭灵光在内凝结。

    正三品神位对应天仙级数。

    正二品和正一品每进一步道行更上一层楼。

    而到了超品,金敕会另有变化,诞生真正的不灭灵光,进而对应金仙级数。

    东岳神庭凝练出三品以上本命金敕的神祗并不多了,除了新圆满的五大神君之外,整个东岳神庭严格控制三品以上神君的出现。

    只是随着东岳部州的变化,如今这般格局恐怕要有所松动。

    “不过,纵然是格局有所变化,孤王这墉河龙君一脉作用东岳部州三大水脉之一,所得资粮也不会比五大神君,任何一位来的要弱,仅仅只是逊色于那一位!”

    墉河龙君心头自有傲骨。

    三大水脉从来便是以大运河为首,但如今格局已变,金湖水脉被肢解,墉河龙君从中夺得了一部分不小的蛋糕。

    只怕不弱于大运河多少。

    “只不过那位玄真感应神君传闻乃是玄冥帝君转世,如今又夺取了十万妖泽水运,重新汇聚西沉帝君之位,只怕这位不会善罢甘休!”

    墉河龙君心中一直有所担忧。

    身怀墉河,他进步极快。

    怀抱一州水域气运,西沉帝君岂不是更加恐怖!

    对方还是一尊先天帝君。

    墉河龙君如何舍得手中水运权柄,墉河龙君心中另有想法,墉河龙君一脉乃是河图一脉扶持而起,只是河图一脉早已经开始没落,恐怕抵挡不住那尊玄冥帝君的高压。

    “墉河水脉必要早些准备退路!”

    墉河龙君闪烁着念头,这段时间不乏有强者找上门来,试图收拢墉河水脉气运,墉河龙君如今亦在待价而沽。

    就在此时,墉河水脉中一缕特殊灵气骤然从水脉中钻出,禁制没入墉河龙君怀中。

    “飞剑传讯?”

    墉河龙君面色一沉,转瞬却是面色一变。

    “请吾前往河图秘境?”

    墉河龙君心头微微一寒,目光闪烁,心中思虑,片刻之间下定了决心。

    “罢了,先下手为强,墉河龙君决不能再与河图一脉扯上关系,九婴圣母,您老人家也别怪本君无情,是河图一脉护不住墉河!”

    心念电闪,墉河龙君当下换了常服,悄然出了墉河朝着河图门户方向而来。

    只是在此之前,却是命心腹将另外一道消息传出。

    ……

    山阴郡,此时一座道观之内,两尊仙人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受到了传讯。

    “墉河龙君终于做出了选择?明智之举!还附赠了一份大礼,先天遗境河图秘境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