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334章 兵家星命
    娄宗站在旁边,也是心里没底,身为兵甲三大圣地之一帝挚圣地的强者,他也没有见过这等诡异的情形。

    “大人,如若不然,让下官联络一下师门中的长辈!或许有办法能够解决这般瘟疫毒蛊!”

    娄宗有些不大确定,因此话语中略微带着几分,不敢给黄承太大的希望。

    然而这对于黄承而言,不亚于是一根救命稻草!

    瞬间起身,一双目光紧紧盯着娄宗沉声道。

    “娄大人,若是能够揪出暗中的乱臣贼子,找出这瘟疫蛊毒的根源,你不仅仅是救了本官,也是救了乾州的无数黎民百姓,整个乾州的黎民百姓都不会忘了你们!”

    “下官尽力一试!”

    娄宗神色间有些动容,同时敏锐的察觉到这是个机会,若是能够救助一方黎明百姓,不说那浩荡的功德,完全足够让圣地中再出现数位兵甲仙人,光是这位本心誓愿的反馈,就足以让他修为再进一步。

    无论是兵甲修士,还是其他仙门修士,大抵都有修满三千外功的本心誓言。

    这种本心誓言是元神修行的一种法门,而且几乎无副作用,本心誓愿达成与否,并不影响道心。

    大部分都是选择自身实力足够了,去完成本心誓愿。

    娄宗微微抱拳之后,当场在郡守府的官邸中设下了法坛,准备请帝挚圣地的强者。

    旁边,张英见此微微皱着眉头,神色间有些异色。

    三大兵家圣地当中的帝挚圣地无疑是强大的。

    帝挚圣地是昔年东岳州的一代兵家贤者帝挚所创立,那位兵家贤者帝挚传闻还是东岳州古老的先天古神转世的大能。

    所创诸般兵家法门十分不凡。

    当朝的不少名将都是出身于帝挚圣地!

    但张英不认为帝挚圣地能够解决此事,一来帝挚圣地的兵家强者更多的是注重杀伐之术,哪怕是有一部分药师,其注意的方向恐怕也是淬炼肉身,锻造体魄,修补外伤之内的药方。

    而瘟疫蛊毒诡异无比,帝挚只怕无能为力。

    其二则是,那布施瘟疫的阴谋者不会不知道娄宗这位郡尉的出身,明知对方出身,还敢动手,必有一定的把握!

    “张英,你可有想法?”

    黄承早已经注意到了旁边神色有异的张英,这位年轻县尉历练有成,九山县一役,以弱胜强击溃十倍以上的乱军,还活捉了伪王,这让他在江南道总督衙门大大长脸。

    毕竟下辖县府能够如此之快的平顶乱党,在各地尚还是首例。

    对方手中那万刃车的威能,他也是亲自见识过的!

    “大人,我乾州城此次的瘟疫毒蛊来势汹汹,属下担心其中另有诡计,是以想要请动师门高人,或有法子消弭这般瘟疫天灾!”

    “可是传授你万刃车法术的高人?”黄承目光一亮,他可是听张英讲过大破九山王军中法师之事!

    “呃,不是……”

    张英略为带着苦笑,他说的是铁剑门。

    至于那位高人,若非生死关头,他不想惊动对方,那帮高人请动一次已经是极大福缘,他不想凭空消耗这份机缘!

    “如此也好!”

    黄承目光一动,微微点点头。

    张英当下也开始运转法力,动用一些铁剑门的联系之法,他对于铁剑门颇有信心。

    铁剑门是最为古老的门派之一,内里另有金仙坐镇,料想一些瘟疫蛊毒难不倒铁剑门这般古老宗门!

    那边,娄宗施法,脚踏魁星,血气冲霄而起,伴随着星光大炽,一颗凶杀无比的星辰在头顶浮现。

    星光之盛,令人不敢直视!

    “计都星坐命,而且已经完全觉醒,星光如梭,兵家宗师之躯!”

    张英目光扫过微微动容。

    兵家强者修行脱胎于武道,以煞气点亮星辰本命,以求星辰坐命,修炼到高深境地,是能够修成人间星君之体,那同样是一种极端恐怖的存在。

    随着娄宗手中印诀交织,一枚星盘从他心口飞出,霎时化为一面银色花纹繁复,流转不息的宝镜。

    一道星光万丈,身着星辰真甲的巍峨身影出现在郡守府中,扫过周围,朝着黄承点点头,旋即落在娄宗身上。

    “娄宗,此事圣地已经知晓,你且做好准备,稍后圣地中便会有强者前来处置!”

    于此同时张英也在不久之后联系上了铁剑门,铁剑门中亦有强者应允前来。

    ……

    此时在凌波湖之上,两道身影隔着数千丈水面对视着,一尊头上梳着龙形冠冕,帝冕威严,望着对面的一道神光纯粹,浩瀚的身影,神色沉吟不语,带着一丝诧异。

    “此神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突然拥有了这般道行,此次到底是杀是留?!”

    泰安龙皇此时心头满腔的杀机中有些犹豫。

    先天神祗的出现本就是诡秘无比,而最为让泰安龙皇心中惊讶的是,他竟然无法看穿这尊先天神祗的道行,似乎这尊先天神祗身上环绕着一层浓郁无比的诡秘迷雾。

    对方太过于神秘了,神秘到他这尊妖圣亦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同样望着这尊突然从天而降的强大存在。

    站在湖面上,林渊心头也在权衡。

    “此神身份已经无疑,应当就是那十万妖泽三大妖圣之一!斩杀这头妖圣的一尊分身,终于前来寻仇,不过是将此神镇压?击杀?还是周旋,利用?”

    林渊心头一丝丝不善流转。

    若不是杀,这尊十万妖泽水运执掌者手中的水运可就短时间之内难以谋夺了。

    他欲要夺取东岳州水运主权,十万妖泽那占据大半神州大半的水运之力志在必得!

    若是杀了,自身许多秘密定然会彻底暴露在东岳州,乃至于修行界许多有心人的目光之下。

    凭空增加了修行风险!

    银色古镜的来历林渊始终没有弄清楚,主世界中其他神魔道君是否知道洪荒的存在,对于洪荒的态度又是如何,这些林渊都不明白,林渊只能持保守态度。

    终究是泰安龙皇最先打破沉寂,一双淡金色的眸子淡淡望向林渊。

    “本帝也不恃强凌弱,你若是能听本帝一曲完整的《神游九霄》,本帝饶你一命,也并非不可!”

    话音落下,一股弥卷天地的浩荡大道灵压铺天盖地朝着林渊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