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333章 瘟疫(第二更)
    林渊此时确实是察觉到了平安观中有些异样,只是林渊有些脱不开身。

    林渊正在破口大骂。

    水府大殿之上,坐在水眼上,林渊一脸的恼怒。

    他恼怒的不是其他,林渊一返回主世界,顿时发觉自身这一次积累的好大一身功德金轮被抽取的只剩下三两缕,几乎是一朝回到解放前,清洁溜溜。

    他的一身功德多么庞大,洪荒中但凡有一尊地仙开辟一处灵窍,便有林渊这位地仙祖师的一丝气运。

    西大陆上,好大一群壮丁在壮丁头目镇元子的带领下,勤勤恳恳正在为他工作,那般庞大的功德,外加上后天神道完善落下的庞大功德,一夕之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一想起元神真灵深处消失的庞大功德,林渊眼角一阵抽搐。

    那帮庞大的功德,只怕不会逊色于那冥河道君的立族功德了!

    不过一想到手中到手的顶级先天灵宝地皇印,十大顶级灵根中的先天苦竹,以及另外附带的六株下位先天灵根,林渊按捺下心底的悻悻之色。

    被林渊痛骂了一顿,元神深处,那银色古镜却并不在意,带着乐滋滋的一缕灵动。

    如此磅礴的一道功德之力,它像是头一次“吃饱”了,银色古镜上冒着圆满混元如意的灵光。

    给林渊留下一道,它需要时间消化进阶的信息之后,悄然遁入元神虚空深处,消失不见。

    “这次算是终于被逮到机会了!”

    林渊神色无言,林渊是知道这块银色古镜对他一身功德一直可是虎视眈眈,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得逞。

    林渊虽然心中怀疑那银色古镜使坏,借着机会昧了他的一部分功德,但想着羊毛出在羊身上,努力了安慰自己好一会儿,林渊才勉强接受一身功德再次化作流水的事实。

    只是心头还是隐隐作痛。

    那么多的功德啊!

    稍后,林渊察觉到了泥丸宫内传来的信息,并未在意,银色古镜每一次吸纳足够的功德,都会进行一次蜕变,需要冷却时间。

    彼时林渊再次落在自身进阶之后的变化上。

    先天大圣境界划分为五阶,元圣境,古圣境,祖圣境,圣主境,半步道君。

    元圣境的先天大圣执掌一缕大道之力,已经是十分难以杀死。

    元圣境的太乙金仙将先天后天玄妙容纳入体,化解一缕先天祖炁,或者后天祖炁,精气神磨灭取而代之,形神俱灭,亦能够依照大道之妙,从中化形而出。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如此,实际上只有少部分先天大圣有此威能,少部分因为大道之力不全,只能利用大道之力修补大道金身,某种程度能够逃命几次。

    若是自身大道金身被无上神通瓦解,一身道行被破开,击穿真灵,还是能够被镇压,或者击杀。

    端坐在水眼之上,林渊运转法力熟悉着体内全新的威能。

    但就在此时林渊神色一动,大袖一挥,一面清水玉镜在身前凝形,林渊目光微微一凝,沉思片刻,消失在原地。

    ……

    乾州定安城,郡守府灯火通明。

    郡守黄承黑着一张脸坐在大厅上,黄承是士族出身,也曾拜过名师,他是正儿八经,按照一般朝廷大员,一步步从科道中熬上来的。

    能够作为一方地方大员,黄承自身也是有着能力的,作为江南道九州之一的乾州在其下辖下物阜民丰,蒸蒸日上。

    但这段时间,黄承有些坐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定安城中竟然开始死人。

    一部分涌入定安城的流民,难民先是全身发热,后面是全身起了疹子,昏迷不醒。

    只是短短数天便是有数百人犯了同样的病症,就连军营中都有人中招。

    经过军医查证,竟是得出结论,这是瘟疫!

    听到瘟疫,黄承脸色已经一片蜡黄,坐立不安,自古瘟疫出现,便是天在一般的景象,尸横遍野。

    但乾州周边,从未听说过有瘟疫爆发!

    只是安坐片刻,很快郡尉娄宗林带着数位修士从外步入郡守府,为首的娄宗身材高大,魁梧,身着寒光铠甲,略为黝黑的脸上带着一股煞气。

    作为兵家世家出身的兵家强者入仕,娄宗自身本身便有修为在身,而是相当不弱。

    “如何?”

    看着娄宗出现,黄承起身,已经顾不得郡守的架子和威严。

    “大人,我等恐怕无能为力,这瘟疫并非普通瘟疫,而是有妖孽制造出的异种瘟毒!”

    数位修士对视一眼,其中为首的一位客卿开口,他看起来药师打扮,神色颇为为难。

    “此类瘟毒十分可怕,便是我等修士脱胎换骨都不一定能够防御,郡守大人还是早做准备撤离定安城!”

    微微拱拱手,数位修士眼中闪过一丝忌惮,悄然离去。

    “这是天要亡我!”

    黄承身形微微摇晃,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神色冰凉。

    旁边,帷幕之下一位俊美青年沉默,配着古剑,手中握着一面符文遍布的奇特风车,神色间略为带着一丝无奈。

    此时张英站在黄承旁边,张英自从九山县一役辅助县令徐芳守住县城,并且活捉了伪王,九山王韩奋之后,很快得到了升迁。

    以他活捉伪王,平顶九山之乱的功绩,进入一郡最高首府成为了一名佐官吏员并不难。

    但张英并没有选择,而是成了黄承门下的门下督盗贼。

    门下督盗贼在太守府两类官员中隶属于属吏,另外一类是佐官。

    佐官更为清贵一些,佐官不是太守府所能任命,只能由朝廷任命,不过也就丞,长吏,郡尉等少数一部分位子。

    而属吏则多了许多,六类中比较显赫的有功曹,督游,巡守等等,还有类似于亲近属吏,如主簿,主记室史、少府,门下督盗贼、府门亭长、书佐等等。

    门下督盗贼是什么样的官职,其实就是私人近卫大队长,这官职说高不高,说不低不低,但有实权,贴身护卫郡守,几乎是郡守的铁杆亲信。

    门下督盗贼本是个十分抢手的位子,黄承是有能力,而且背景深厚,完全有潜力能够更进一步。

    若非张英携着平顶九山之乱的功劳,未必能够踏足郡守府。

    现在若是黄承凉了,张英他自身前途也就止步于此了,自然不能坐视黄承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