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176章 神将
    先天灵宝辟地珠跃出,一股沉重的土黄色灵光立时将“冥书”的影响之力给镇压了起来。

    林渊的元神力量在瞬间恢复,同时化身一道似黑似白的阴阳鱼如两仪洪荒灭法之术合二为一。

    霎时间,虚空中一股磅礴异象出现,似乎世界变成了一半黑,一般白,化作一股浩荡神光直直将北斗圣庭剑光悉数吞没,笼罩北斗道人。

    北斗道人身上在霎时飞出数件护身秘宝,但遇上这道似乎要将世界分化,重新开辟为宇宙的浩荡神光,瞬间黯淡,仙光被破开,直直洞穿道身。

    噗嗤!!

    内里似乎有一道“冥书”模样的虚影飞出,那是天仙元神寄托虚空,与大道投影结合而诞生的奇特元神,只是黑白神光,很快崩溃。

    林渊大袖一挥,随手收回这道两仪洪荒灭法之术。

    彼时吞噬了那天仙道人的北斗圣庭杀剑,两仪洪荒灭法之术无数的先天法禁演化出阵法正在消化对方的法力。

    此次算是连本带利的拿回来了。

    两仪洪荒灭法之术本就是两仪演化洪荒之道,能够百纳海川。

    除此之外,林渊目光一笑,提起一只手掌,掌心之上一道先天阴阳玄光包裹着一团黑光出现。

    那是对方仿照先天灵宝生死簿炼制的秘宝。

    这东西对于林渊用处极大。

    林渊望了一眼周围已经夷为平地的山岭,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在他离开之后不久,数道神光破开而至,神目扫了一眼,顿时各自神色沉重的望着周围。

    其中一尊山神出现的神祗闭目片刻,面带惊容的望向为首的融元神君。

    “有两位天仙在此斗法,而且已经分出了生死!”

    融元神君目光微微颔首,神色有些微妙,只是思量片刻,带着众神离去。

    ……

    周府,周平这些天有些茶不思饭不想。

    北斗道人自从那天突然离开之后,转瞬小半年都未曾现身,这不禁让周平颇为着急。

    倒不是担心北斗道人遇上了什么不测,那位北斗真人的道行法力,他是亲眼目睹的,诸般高深玄功,神乎其神,比江湖上一些所谓的真人不知道高明到了哪里去了。

    周平所担心的是,石云对于那位北斗真人没有了用处,那些诱人的好处化作了泡影。

    “对了,管家,石娘子最近都在做些什么,似乎有一段时间未曾见到她了!”

    身边,一位青衣管家闻言,上前一步小声道。

    “为了紫晶姑娘的事情,石娘子正被夫人处罚,关在柴房里呢!”

    “那个恶婆娘,那件事情又关石娘子什么事了!”周平阴沉着脸。

    紫晶也是周府的丫鬟,此女因为长得貌美,平素没少被杨氏针对,前段时间却是终于忍不住,怀中藏了一把匕首心怀杀机,被石云所撞见。

    周平原本想要将此女扭送到官府中法办,石云心下不忍,替其求情,看在石云的面子上,他只是将这丫鬟赶出了周府。

    此事传开之后,那杨氏初时还一副极为感激的模样,背地里却是越发怨恨,听杨氏房中的丫鬟讲,杨氏表面上感恩戴德,经常私底下怒骂,好人都是石云做了,坏名声都是让她给背了。

    此次趁着他外出和商户谈判,竟又是故态萌发。

    旁边管家揣摩着这位老爷的心思,轻声道。

    “家翁,要不要派人把石娘子给放出来?”

    “这个……”

    周平心中对于那位貌美小娘子心头倒有几分怜爱之心,只是思及杨氏的背景,心中涌动的怒火瞬间有熄灭了。

    “假装不知道吧……”

    杨氏凶悍无比,他招惹不起,而且杨氏娘家家族势大,否则他岂能容忍对方以阴凌阳,乾坤颠倒。

    此时周府后院的柴房中,石氏在黑暗中闪烁着疑惑之色,这段时间她老是在做梦,在梦中有人教授了她不少东西。

    “不过,还是得想办法从那个恶婆娘手中逃出去,那个蛇蝎女人倒行逆施,恶毒残忍,我一定要和她斗到底!”

    “不对,她是正房,她是姐姐,处罚妾侍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而且她可能只是误会我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放我出去,我怎么会产生这种可怕的想法?我……”

    石氏双手抱膝,缩在角落,望着脚下冰冷的杂乱柴火,有些心慌意乱。

    ……

    此时神都数百里之外,一条巨大的大河奔涌,宽广无垠,那是东岳州最大的一条河流,大运河,也是整个大周的动脉。

    波涛汹涌,此时水光中两位灵光在大河中穿梭,隐见龙鳞浮动,深沉的威严流转,偶尔还可见许多金鲤鱼尾随。

    其中一道身影闷声闷气的传出来。

    “七妹,你急什么,又没人追杀你,那位就在神都林府,也不会跑!”

    “还是尽快找到林师兄,迟则生变!”

    清冷动听的声音中,水花翻滚,一位清丽动人的宫装少女从大运河的浪花中出现。

    片刻之后,另有一位金衣龙子出现在少女旁边。

    但就在霎时,旁边巨浪涌动,两位龙子龙女面色一变。

    一道浩渺水光从身后急速席卷而来,只瞬间已经到了二人身后。

    “三太子,七公主,你们还在留在这里吧,哪里都不要去了!”

    淡淡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一股子浩瀚阴沉的神力,一位身材削弱的神将从巨浪中年走出。

    “三哥,你还真是个乌鸦嘴!”

    敖仪神色间带着一丝苦涩,目光狠狠的瞪了一眼旁边的敖玉。

    一身银袍白家,握着战戟,敖玉满脸无辜,只是玩世不恭的神情深处带着一丝浓郁无比的厉色。

    “白原神将!”

    只是看着这道身影,敖仪,敖玉一颗心忍不住沉了下去,这尊神将在金湖龙宫一干神将中也足以排名前几,以他们的战力恐怕很难摆脱对方。

    一股浩荡的神威笼罩在两人心头。

    那道阴沉削弱的身影三角眼上闪烁着一丝冷笑,目光戏谑的望着两人。

    “你们也不要寄希望与那林渊,此地距离神都数百里,他是救不了你们的,而且也救不了金湖龙宫!”

    “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等敖撼太子得了金湖龙君之位,或许念在你们是同宗的份上,饶你们一命!”

    闻言,敖仪,敖玉两人深吸一口气,两人对视一眼,皆是生出了决绝之意,无论如何两人中必须要逃出一人前去送信,或者说保准一人,日后金湖龙宫还有希望。

    “那可不一定,或许他已经知道了,也说不定呢?”

    就在这时,一个淡淡略为带着笑容的声音出现在水面上,令得两方都是神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