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174章 小术
    此时在林渊先天法目中,此女身上一起漆黑无比的纯粹杀气有一股直冲天地之势,但却被一道清气死死束缚住,难以显露。

    令得等闲修行者无法轻易感应。

    正所谓善有清气,恶有煞气,此女本心纯粹才得以锁住这道煞气,若是为恶恐怕早已经化作了一尊荼毒修行界的女魔头。

    此女或是开始修行,论及资质比之一般的道体也是完全不差。

    只是其身上气运牵扯,还另有玄妙。

    林渊之前以紫微斗数追踪那北斗道人,那北斗道人最后显示的行迹就在这紫苑镇。

    恐怕是早已经发现了此女的存在,只是一直未曾出手,应当是在等待这先天煞气彻底成熟,才会得以现身。

    天仙布子了无痕迹,林渊现在要做的就是根据眼前这诱饵的存在,等待着大鱼的上钩。

    骤然,林渊变化的年轻道人神色一愣。

    骤然,石云头顶灰白气运发生变化,一缕黑煞浮现。

    气运变化。

    此女有难!

    就在这时,茶铺外面又走进了一个相士,尖嘴猴腮,颔下蓄着八子胡须,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直转,手中还拿着一杆长幡上书算卦,还有神机妙算是四个大字,另有梅花易数四个小字。

    在茶铺里扫了一眼,很快就落在那周家的小娘子身上,眼珠子闪过一丝精芒。

    “动手!”

    此时旁边几桌中,那几位带着弓箭的猎人眼中闪烁着一丝厉色。

    “小娘子可要算卦?”话音笑着,这相士已经凑到了那貌美妹子身边,手中还毛手毛脚朝着女子抓去。

    手中隐隐带着一丝灰光,那是类似于扯絮,造畜之类的阴暗法门。

    一旦被抓中,心神迷惑,会自然而然的跟着对方离开。

    “这位道爷,奴家身上没有银两,付不起卦钱!”

    石云此女被人骤然抓住肩膀微微一愣,皱着柳眉抬起头,大约是见着相士那猥琐的样子,不类好人,顿时从长凳上站了起来,挣开相士的爪子,目光周围四周,有些不安。

    “失败了?”

    此时相士神色微微发愣,还有些发蒙,他目光孤疑的扫了一眼四周,最终落在同样一副道士打扮的林渊身上,眼中闪过一丝思索,忌惮之色。

    林渊兀自夹着筷子,轻轻品尝着这茶铺里的熟牛肉,对于这相士却洞若观火,心中有些哑然。

    这次他真的未曾出手,而是这相士自己运气不佳,那女子乃是秉承先天凶煞转世之人,体质不比那些功德加身的十世善人要差,不说万法不侵,这种小法术还是无法轻易蛊惑。

    邻桌,相士的数个同伙骤然起身,看到这种情形却是身形一僵,几人也看到了相士望来的目光,余光骤然扫过旁边的林渊,眼中闪烁着惊疑不定之色。

    同时感到一阵棘手,他们乃是周府主母派来的人,也是专门拐卖妇女儿童的“专业人士”,此次是专门为了对付这石氏,按照原本的计划是,相士负责下黑手,旁边的人负责阻挡其他多管闲事的路人,得手之后将石氏卖到周边的窑子里去,或者干脆卖到周边郡县,彻底断了这石氏的念头。

    “臭道士,你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的骤然出现,却打断了相士几人的无声交流,却见旁边另外桌子上,几个锦衣澜衫的士子已经拍案而起,勃然大怒。

    “石娘子,你没事吧!”那青衫士子已经快步走了上来,对着貌美小妇人便是一阵嘘寒问暖,那边另外几个士子也围拢了上来。

    对于这种英雄救美这种事情,几位锦衣澜衫公子自觉‘义不容辞’,尤其是面对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相士。

    “真是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敢作奸犯科,跟我们去见官!”

    此时几个士子大声呵斥,同时几步上前扭住相士不让走,尤其是几个年轻公子哥,大都有着来历,相士心下是叫苦不迭。

    此时,几个猎户见此,连忙装模作样的上前和稀泥,然而几个公子哥根本不吃这一套,仗着身份完全不准备给几个‘泥腿子’面子,一伙拐卖人口的专业人士顿时犯了难。

    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身上三脚猫的武功他们倒并不放在眼中。

    但这几位年轻公子身份非同一般,几人不敢轻易动手,尤其是那为首的青衫士子自称来自于神都王家。

    神都王家,有三个王,然而无论哪个王家都是世家之一,不是太祖从龙之臣的后裔,要么就是老牌的世家,他们这些山野道士,怎么敢招惹这种大世家的子弟。

    只不过以他们的手段,要脱身也并不难。

    眼瞧着已经有罪说不清,几个猎户装模作样的拦住几个年轻公子,那相士却是趁着空隙一溜烟给跑了。

    只是逃走之前,目光阴狠无比的扫了林渊一眼。

    大约是在说,小子咱们没完!

    林渊神色莫名,若非在等大鱼出现,这几条杂鱼光凭这些人所干的勾当,他早就送这些人下九幽地府了。

    这个时候还敢对他放狠话,简直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就在此时,林渊目光一动。

    “大鱼出现了!”

    心神感应到那一道若有若无的熟悉气机出现,林渊神色一动,轻轻一笑,直接抛下一锭银子转身朝着茶铺之外走去。

    只是眼见着林渊离去,那几个猎人对视一眼,放下几个兀自不忿的年轻士子,也跟着匆匆离去,眼中闪烁着凶狠之色,身上各自煞气流转,大约也是修行了什么旁门左道之术,艺高人胆大。

    几人脚程倒也很快,一路跟在林渊的身后,然而古怪的是,林渊却不是顺着官道往紫苑镇走去,而是顺着一条偏僻的小路前往一处山谷。

    几个大汉心下诧异,但神色反而越发狰狞,这正和他们之意,这臭道士胆敢坏了他们大事,必要此人好看。

    然而才至山谷,顿时忍不住顾目四盼。

    “这小杂毛哪里去了,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人影!”

    “一定要把这小杂毛给找出来,敢坏我们几个的好事,定要他月圆难缺!”

    几人骂骂咧咧,霎时身形一僵,一道凌冽星光轰然席卷而来,霎时将几人卷入其中,化作肉糜。

    站在山谷上空,林渊淡淡摇摇头,转身朝着紫苑镇而去。

    遁光飞快,林渊很快出现在一座明黄亮澈的府邸之前。

    “周府!”他神色异样。

    按照林渊的紫微斗数追踪,那尊天仙此时正在周府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