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168章 双重大劫
    “我们这样进去,会不会触怒那位仙人?”

    夜幕降临,随着月明星稀,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避开了数位巡逻的禁卫,自以为避开了所有的目光,出现在林府南侧的角落里。

    开口的是一位黄衣少女。

    旁边另外一个不以为然的声音传来。

    “这位前辈既已是仙人,理当要提携一些我们的后辈,总不至于敝帚自珍!”

    黄衣少女扶着额头看着身后的少年,瞬间心头就后悔了。

    这位出身于名门,从小被门派中的长辈给宠坏了,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子,若是触怒了那位仙人,恐怕会坏了大事。

    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这位师弟的哀求,私自带他出来。

    “师弟,稍后见到那位前辈万万不可无理,我等翻墙进去本就是失礼,定不能……”

    “好了,师姐,你这般啰嗦作甚,可莫要坏了本公子的好事!”

    另外一个瘦小的玄衣矮小身影已经不耐烦,他看起来功力极佳,脚尖轻点轻易的翻过了林府的围墙,落入庭院里,少女见此无奈一跺小脚,施展轻功越过围墙。

    两人的伸手极俊,竟然未曾惊动外面的禁军。

    只有不少夜幕下巡逻的夜游神看到了这一幕,只是那林家乃是有着一位散仙坐镇,一些夜游神和阴兵哪里敢去自讨无趣。

    两人倒也机灵,通过一些巡逻仆人之间的小声议论,很快锁定了东边院子里的第一间厢房。

    此时东边的院子里灯火通明,一盏盏八角风灯在雕栏画栋下散发着蒙蒙昏黄。

    “小子宇文泰叩见仙人,愿拜仙人为师,还望仙人成全!”

    那矮小身影已经是第一时间锁定了那一间厢房,上前几步,目光炽热急不可耐。

    那黄衣少女见此,却是心中一惊,连忙上前几步拉着那宇文泰跪在庭院中间,宇文泰撅着嘴巴,老觉得不乐意。

    此时心下完全是一副小爷愿意拜你为师,已经是很给你面子,居然还要小爷跪下的神情。

    黄衣少女未曾发觉,却是五体投地对着厢房出声道。

    “小女子王宣儿拜见仙人,我等姐弟二人行事鲁莽不告而入,还望仙人恕罪!”

    “只是我等二人痴心求道,百死莫悔,还望仙人怜我二人一片赤诚之心,见小女子二人一面,感激不尽!”

    ……

    厢房内,林渊端坐在塌上,缓缓睁开双目,外面二人在进入林府之时,林渊就察觉到了这二人的动作。

    以他先天法目观之,这二人根骨都是相当不错,不算奇佳,但也算上乘,只是一人孽根太深,脑生反骨,另外一人为其所牵连,俱非良才。

    而且林渊自始至终都未曾有收徒的想法,至少目前没有!

    胸前灵光闪烁,一枚小小的铜钱出现在林渊掌心之上。

    紫红福运灵光闪烁。

    这是他在先天阴阳图,先天灭法之术第十二层圆满之后,利用福德之力炼制的第二件渡劫秘宝。

    此物唤作气运法钱。

    乃是林渊以一部分福德力量汇合一缕气运凝练出的渡劫至宝。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气运铜钱在关键的时刻,以消耗一枚铜钱为代价,能够换取一到两个刹那的反应时间。

    可谓弥足珍贵。

    哪怕是林渊身价不菲,福德庞大,也只是炼制了一枚,不敢多炼,以免损伤自己的本命运势。

    这是为了渡过天人第一衰而炼制的宝物。

    在巅峰地仙冲击天仙境之时,要渡过四九重劫,但在同时天人第一衰肉身之衰会在第一时间到来,双重大劫,大部分巅峰地仙会在第一时间反应不及,直接陨落。

    而余下一部分才是有资格经历九重天劫,完成最终的蜕变。

    其实天人第一衰肉身之衰要度过是个长久的过程,但从轮回之根涌动而来的衰劫之力在天劫来临之前是最为凶猛的。

    通常这个时候大部分巅峰地仙会准备众多的丹药来护持肉身,或众多增强肉身生机的渡劫秘宝,亦或者渡劫秘法。

    只是林渊身怀先天神魔道身,对此把握极大,而且还有这玄景地门,以及先天灵宝帮忙镇压衰劫,倒是省去了一些手脚。

    此时他的积累已经到了巅峰,接下来就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冲击天仙。

    林渊望向林府周围,冲击天仙之境,动静定然不会小了,还需得找个安全的地方。

    就在这时,林渊目光一动,撇了一眼厢房之外,眼中闪过一丝冷笑,手一指整个房间顿时散发着一股朦胧胧的光芒,带着一丝寰宇之力,沟通到了一个一处阴暗,潮湿而怨气无数的地方。

    ……

    在林渊离开厢房片刻之后,房间门却被人推开了。

    “师弟,我们这样太失礼了!”黄衣少女有些担忧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师姐,你看房间里没人,本公子就说这仙人十有八九不在家,我们做了无用功!”

    在厢房外跪了半个小时,王宣儿还罢了,宇文泰已经是极其不耐烦了,从小被家中长辈捧在手中,便是见门派中老祖宗,都不见得要跪下,这劳什子仙人脸也太大了。

    他大步从门口闯进来,看起来半大小子的模样,俊秀的脸上却写满了骄横。

    房间里漆黑一片,然而修行了上乘内功,两人都是耳聪目明之辈。

    房间里看起来极为朴素,都是一些寻常的物什,唯一有些令人瞩目的却是那床榻枕头露出一角的一个精致华美玉盒。

    宇文泰一眼就是看到了这个露出一角的玉盒,宇文泰眼神一下子热切了起来,几步上前。

    黄衣少女想拉他都未曾拉住!

    “哎,师弟,仙人的东西不要乱动啊!”

    “师姐你别管,反正我看到了就是我的!说不定这就是仙人修炼的秘籍呢?”宇文泰迫不及待的将玉盒从枕头下拿出来,正要揣在怀中。

    骤然那晶莹透明的华美玉盒生变,一道无形白芒将惊愕失措的宇文泰卷起霎时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出现在一个腐臭,充满酸涩,阴暗的地方!

    黑暗的角落里还有许多毛骨悚然的呻吟,哀嚎声。

    “这里是哪里,莫非是到了地狱?”宇文泰望向周围,心肝有些颤动。

    “小兄弟,差不多吧,这里人间地狱,神都天牢!”背后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在黑暗中分外嗑颤。

    神都天牢,那不是神都死囚呆的地方吗?那里可是号称有进无出!

    武林中许多名动一方的武林宿老被抓进去后,都是再未曾出现。

    宇文泰心胆俱裂,霎时发出凄厉的惨叫。

    “放我出去!本公子不是犯人,你们抓错人了!”

    ……

    神都郊外,察觉到房间里的禁制被触动,林渊撇了一眼神都方向眼眸冷笑,转瞬便是望向周围山峦起伏的荒野中,准备找个地方开始冲击天仙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