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166章 生米煮成爆米花
    寒镜道人到底是担心林渊的安慰,临行之前再三嘱咐,大致的意思就算是让林渊不要太浪,尽可能苟一段时间。

    避避风头。

    林渊心中的回复霎时苟是不会苟的,即将突破天仙,他至起码还要在外面晃荡一短时时间。

    寒镜道人离开不久,林旻匆匆忙忙的返回林府。

    林旻几乎是直接闯入大厅,目光凝视着大厅中略为带笑望来的玄袍青年,口中似乎是有千言万语,片刻骤然化作了哑然,兄弟两人轻轻的拥抱了一下。

    “好小子,干的好!”林旻平静的说着。

    林渊有些哑然,他还以为以这位兄长的性子,怎么着也要“奶”(夸)他几句。

    林旻此时望着这位五弟确实是激动万分。

    林家十数个兄妹,然而在林旻心头,其他兄弟对于他这位大兄畏惧,嫉妒更多与兄弟之情,只有林渊和老二林武,三人始终是一条心。

    只是林旻这些年在神都,时刻面对天子,到底有了些城府。

    两人寒暄片刻,林渊提及上次送来长命金锁的符秋眉,林渊笑道。

    “大兄,那位符小姐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认识的那位符家小姐!”

    “那位符家小姐为兄也并不上熟悉,只是和一些同年春游之时在紫苑镇邂逅,她自称符大人义女,而我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可是为兄自始至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救过这位符小姐!”

    林旻神色带着轻叹之色。

    “再加上前些日子,我府邸上不少客卿接二连三突然消失!

    因此我怀疑这突然出现的符大小姐身份有些问题,恐怕对我不利,能够接触朝廷官员而不为龙气所伤,这样的异类,岂是寻常人所能应付!”

    林旻神色间有些感叹之色,林渊轻轻颔首,设身处地,他能够理解林旻当时的担忧与恐惧。

    林旻撇了一眼林渊,继续说道。“后面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担心这符小姐来历极大,因此曲意与其虚与委蛇,还刻意写了一封信给老爷子,缓称佳期将至!

    其意是在请五弟师门出手。

    未曾想到五弟你竟有这番神通,而且还牵出了这么多的算计!”

    “可谓是阴差阳错!”

    林旻口中说着,带着感叹之色,旋即神色微沉,向林渊询问道。

    “对了,五弟,以你之见,那符大小姐可有问题?”

    林渊目光抬起,反而问道。“大兄,你这段时间是否有接触过什么花草藤树之类的异事?”

    “花草藤树,没有!”林旻肯定的摇摇头,但转瞬眉头一皱,片刻抬起头道。

    “前段时间,倒是有一位晚辈向我请教经义,我指点了他数天。

    他颇为感恩,送了一株极其珍稀的异种墨兰,只是我见那墨兰太过于娇弱,心生不忍,找了一座山谷将其放生了!”

    微微一顿,林旻古怪的抬起头。

    “你是说……”

    林渊轻轻颔首一笑。

    林旻此时有些张口结舌,他并非普通的书生,若是普通书生得知自身被一妖精给盯上,早就颤颤巍巍,或者如坐针毡。

    林旻耳濡目染是早就知道大周修行界的存在,更是亲眼见证林府所布下的奇门大阵,自不会惧怕,此时反而生出一丝好奇。

    只是再思及那位如空谷幽兰一般的符家大小姐,瞬间却是感觉到一阵头疼。

    若是林渊说的是真的,他这段时间岂不是在欺骗这位符大小姐的感情。

    目前,那位符小姐看起来已经是泥足深陷,甚至说是对他百依百顺!

    有句话叫做生米煮成熟饭,但生米煮成熟饭并不一定要睡了。

    有些女人即是你不睡她,她也会对你至死不渝。

    而有些女人哪怕是你把她睡了一百遍,她还是夹生的。

    生米煮成爆米花亦枉然。

    譬如那位杨家的杨妙真大小姐。

    林渊似笑非笑的望着林旻。“大兄,你准备怎么对待这位情深义重的符家大小姐!”

    “莫非真的如你信中那般,娶符小姐为妻?!”

    别的人林渊不敢肯定,但林承宗是绝对不会允许林旻取了一位异类为正妻。

    “这个……”林旻撇了一眼神色诡异的林渊,哂然一笑。“有何不可!”

    “我准备向符小姐坦白,若是她还愿意嫁与我,娶了她又如何?”

    “只不过她到底是异类修士,若是嫁入了我林家,是否会有影响?!”

    这一点,令林旻颇为担忧,对方毕竟是异类,他并不在意,但若是影响到了林家,那他不得不为此深思熟虑。

    闻言,林渊笑道。

    “大兄放心,这个无妨,异类修士修成元丹之后,同样会化为后天道体,只不过道体根据灵性,同样可以生儿育女!”

    话音落下,林渊目光有些异样,严格说起来林家众多子弟身上蕴含的灵性不比那些化身为后天道体的异类弱。

    若非如此,他进入洪荒之后,不会在第一时间直接显化为后天灵根。

    骤然,林渊目光扫了一眼林旻身上开始生发的青紫龙气,此时他以先天法目观之,静坐中的林旻身上的青紫龙气日趋隆重,只是可惜的是莫说成为蛟龙,连鲤鱼都未曾。

    心下思量,林渊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大兄,可有想过修行?”

    正沉思中,闻言林旻面露一丝诧异,忍不住开口道。

    “可行吗?”

    大周祖庭乃是得神庭承认的龙庭,自身本就是携带着体制之力,这一点从众多神祗的反应可以看得出来,一部分小神甚至要听官府的命令行事。

    但正因为自带龙气法禁,官气排斥一切,反而无法像一般修士那般吐纳诸般日月精华。

    林旻倒并没有其他想法,他是纯粹的儒家弟子,早已经认定儒家显学,除此之外皆为外道,纵然是万般诱惑也不会轻易动心,只是有些好奇。

    “可以的,有一种情况例外!”

    林渊呵呵直笑,像是个偷了老母鸡的小狐狸,这般笑容让林旻心下有些犯嘀咕。

    只是这种例外的情况,林渊未曾说出口。

    那是圣德!

    那是要造反的,若是让满脑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林旻知道他有意撮窜着他去造反,林旻恐怕会直接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