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117章 厌胜母钱,气运互克
    灰袍身影只是扫了一眼,仍然感觉到一股逼仄的黯淡晦涩秽气隔空传了过来。

    这是最为可怕的厌胜之术啊。

    这是禁忌法门,专门破人气运,甚至厉害的厌胜之术甚至能够克制仙人。

    在许多神仙杀劫中,不乏有仙人中了厌胜之术,为其制死。

    只是此术十分邪门,一旦不小心可能就会被反噬。

    如果施术者自身命格不硬,被厌胜之术反噬,后果也是极其严重。

    微微沉吟,灰袍身影开口道。

    “灵池道兄,此事你还是要尽可能小心,那林渊可不是那林旻,并不好对付,且根据我等观察,还身负着一部分不菲的功德之力!”

    “此事贫道已然知晓,若非是知道他身负功德,贫道未必答应替你们出手!”

    灵池道人嘿嘿怪笑。

    这麻杆老者眼中闪烁着极其自负,自傲之色。

    灰袍身影闻言,目光微微变化。

    五通教乃是旁门大教之一,而且修的还是劫运法门,七大本命劫运至宝炼制之法,名动东岳州!

    这道人显然是想要借着此次施展厌胜之术,淬炼自身的劫运法门,以此完成一方功果。

    灰袍身影轻轻颔首,开口道。

    “既是如此,道兄,那你就出手吧!”

    “甚好!”

    灵池道人当即起身来到旁边的案几之前。

    目光扫过案几之上贴着林渊生辰八字的血色草人,随手将之拿起架到旁边另外一座法坛之上,将血色草人绑起。

    目光望向周围,一道法印结出,周围六杆雪白色的符印纸幡散发着一股子不祥,阴秽无比的气机。

    在这股子气机下,另外一座法坛上林旻身上一层层流转的淡金色龙气,官气顿时变得黯淡迟钝,还在被纸幡中用处的一股股黑气冲刷。

    只是随着这般强行镇压,暗中还有一股绵绵灾劫之力从草人身上飞出朝着灵池道人席卷而来。

    看到这一股灾劫之力,灵池道人不惊反喜,身上一道淡淡金光出现。

    这股金色奇异无比。

    它明明是金色的,却带着一股幽暗晦涩的气机。

    这是字母厌胜金钱,五通教七大劫运至宝之一,此宝能够吸纳劫运之力,抵消劫运之力,还能够以此大幅度增幅诸般厌胜法门。

    端的是一桩至宝。

    此时已经被灵池道人修成了十一道先天法境,距离天仙级数也已经不远。

    这枚厌胜母钱吞噬在快速的吞噬着血色草人身上涌动的诸般劫数,散发着的怪异金芒越发明亮,转眼间诞生了许多先天劫运真文。

    “距离十三条先天法禁已经快了!”

    灵池道人眼中森冷。

    镇压这位翰林编修得到的劫运之力比想象中还要多,这份劫运之力对于厌胜母钱当真大补。

    转瞬目光再次落在林渊所在的血色草人身上,眼中闪烁着一丝期待之色。

    只是思及这位的身份,上古水仙转世,还身负不少功德,不好对方。

    只是也可以肯定,一旦能够将这位给镇压了,必然是能够令自身在劫运一道上再进一步。

    他并未立刻动手,而是取出一枚古怪的墨色石盆。

    这枚墨色石盆气机异常古怪,上面刻画着众多的云龙鸟篆,还有三个奇形怪状的邪神手掌,如同捧在手中。

    灵池道人神色幽深,从旁边取出一张张符印符纸烧了没入墨色石盆中。

    滚滚的黑气逐渐在墨色石盆里滋生,黑气弥漫如同有生命一般,缓缓缠绕住法坛上那贴着林渊生辰八字的血色草人。

    ……

    此时在墉河上游的一片村庄中,正在急速朝着墉河上游神都所在方向赶去的林渊骤然神色微微一动,脚步一滞。

    半空中,林渊强横无比的灵觉感知到一缕汹涌澎湃的阴暗秽气席卷而来,这一缕阴暗秽气稍微来得及靠近林渊顿时被他身上先天神魔附带的一缕磅礴先天气机冲散。

    “有人试图以因果射杀之术暗算与我?”

    心中暗自诧异,林渊神色极为怪异。

    厌胜之术,也就是因果射杀之术,林渊非但清楚,而且自己曾经也曾施展过。

    那落魄阵就是一等一的因果射杀之术。

    未曾想居然有人试图用这般法门来对付他。

    眼中啼笑皆非,林渊念头一动,引动一缕一道功德金光轰然将暗中黑气冲刷,同时将功德金轮震荡,浩浩荡荡的功德金光顺着那一缕阴暗秽气的来路冲击回去。

    轰隆隆!!

    神都近郊,仿佛是一道金雷凭空生出。

    砰!

    法坛之前,灵池道人面色大变,一个机灵身上玄袍法衣散发着层层叠叠无数玄妙无比的符文,化作一座巨大的棋阵将他全身笼罩。

    那道金色雷霆霎时劈在那巨大的棋阵上,摧枯拉朽的将那座玄妙棋阵化作齑粉。

    灵池道人披着一件月白色的上衣面色阴郁难堪的望着这一幕,眼角直跳。

    “竟然拥有如此庞大的功德之力?”

    灵池道人心中有些难以想象,思及方才灵光一现看到的那道庞大功德金轮,那庞大的功德金轮太过骇人!

    这与他所探查到的只是些许功德,大相庭径。

    眼看着化作蝴蝶一般散落在地的法衣,灵池道人心中一阵抽搐,那是他好不容易炼制的一件万劫法衣,纯阳法宝,竟然葬送在了此处。

    “看来想要制住此人,还要另外花费一些手脚!”

    “小子,你的性命我要定了!”

    灵池道人脸色狰狞,心中反而生了执念,对方拥有的功德之力越强,若是将能够将对方制住,获得的劫运之力,说不得能够将压胜母钱推演到天仙级数。

    若是按照平常的速度,不知道要冒多少的风险,等候多久的时间,才有希望将厌胜母钱推延到天仙级数。

    这是天赐的大机缘。

    他并非没有后手!

    五通教诸般法门专门克制身具大气运,大功德之身的修道之人!

    这是气运互克,一物降一物!

    ……

    此时在江南道,文昌县一条山脉中。

    “林府的祖坟就在此处了!”

    “我等总算找到了!”

    数位身着白鹤道袍的道人望着眼前一片白气,红气缭绕的山脉,眼中略为松了一口气!